「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2月17日 星期四

關於《生命》的點點滴滴…



步出戲院,拭去眼角幾滴未乾的淚水,仰望著天空,風輕輕的吹過,想起《生命》裡主角們用生命所賜與那難得的禮物,微微的笑了…


吳乙峰的《生命》將我們拉回到九二一的現場,訴說四個家庭在面臨痛失摯親與家園破碎的雙重災難時,如何重新面對人生,並用各自的方式填補生命中突然斷裂的缺口。影片同時也穿插著導演與自己中風父親的情感糾葛,並檢視自己的過去。《生命》所欲探討的議題,遠遠跳脫出因地震而生的沉重哀傷,而是透過凝視死亡、離別、絕望與生存間的拉扯,探索著關於生命意義的課題。

生命的課題如此沉重,對於無法預測的未來,就如同看著一部未知的電影,只是電影總有結局,人生卻是一直往前,直至結束,生命中所有的進程,也將成為最珍貴的回憶。若將生命的旅程比擬為一條蜿蜒的公路,那麼在到達終點的過程中,所有的人、事、物,包括生命中的高低潮,從不一樣的視點回溯這些,總能轉化為一股激勵的力量。然而在現代忙碌、虛無生活的背後,卻是一連串被現實壓抑的激情與夢想,對於生命的思考早已拋諸腦後,那個真正的自我,也早被壓抑的近乎窒息。《生命》將這些私密的情感赤裸裸的呈現,它的真實直擊人們的情感,帶領著觀者思考對於自身的生活、甚至是賦予勇氣,誠實的面對自我。

躺在床上,闔上眼,在靜謐的黑夜裡,時間彷彿凝止,過去生命片段的點滴,像是投射在心中的某面大牆,曾經的歡笑、淚水,逝去的朋友、情感,看似遙遠卻又歷歷在目。憶起生命中的轉戾點,滿臉都是淚,那個毅然決定改變「生命態度」的勇氣與動力,也讓自己在面對現實的殘酷時,又重新燃起希望,不忘初衷。

是否曾經因為接觸了某樣事物,而徹底扭轉了對生命的態度。人生每一個巨大轉折的時刻,往往就像是漫步在荒無的沙漠當中,烈日高照、狂沙遍野。然而卻也只有勇敢的持續前進,才能發現生命的的綠洲,確切的找出生命的意義。

人可以很渺小,也可以很巨大,對於生命的課題,實在無法果決的妄下定論。假使你從沒看過一部可以震撼心靈的好電影,那麼《生命》裡那些真實人物在面對生命最巨大突然的傷痛時,所展現急欲克服的氣力與勇氣,以及對生命的熱愛,儼然足以成為一生中,最令人難以忘懷的動人故事,也將扭轉你對生命的看法與態度。

(P.S 此文寫於2004年7月29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