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2月5日 星期六

《藍色大門》:青澀的高中時代






「我看不見,我看不見,這是影片一開始黑暗畫面的獨白,接著畫面移轉到兩個高中女生,兩人正閉上眼,想像著自己的未來,從一開始便可看出,這樣的一部青春電影並不同於時尚的帥哥美女偶像劇,這是一段青春的故事,對於六、七年級朋友來講,你的生命中可能會和藍色大門產生共鳴,但若是對有年紀一點的朋友 ,藍色大門裡的羞澀愛情故事到也是每個人共同經歷過的。



在徬徨懵懂的高中時期,叛逆與壓力共存,不過藍色大門似乎過度的夢化 ,少了一點對於升學壓力的描述,我記得片中的一句對白(大致上是這樣):「你如果只擔心自己是不是處男,能不能保送大學,尿尿能不能一直線,你會很快樂」,的確,單純的想法是最能帶來幸福與快樂的,人往往隨著年紀的增長慾望,生活的複雜性也增加,快樂再也不那麼單純,歡笑聲聽起來,總多了一點虛無感.....



我試圖找出藍色與青春的關聯性,藍色代表著憂鬱與自由,高中時期的煩惱與對於未來的憧憬,每個時期的想法也不同,高中的時期,大家有著共同的目標。

大學時期呢?

我覺得易智言導演挑高中時期是一個很棒的做法,脫離了高中之後,似乎也進入了另一個未知的世界裡.....



看著男女主角騎著腳踏車在市區裡,下午的陽光透過行道樹,導演這幕拍的真是賞心悅目,看著他們輕鬆騎著腳踏車徜徉,我的心情也好開心,記得我看「舞動人生」時,看著Biily在大街上跑著,我也在想,我有多久沒有放開一切,輕輕鬆鬆的享受生活,像他一樣拋開別人目光與枷鎖,做著自己高興的事情,在大街跑阿,跳阿.....



藍色大門在台灣的票房很不錯,已經突破500萬了,雖然藝術性質比較不高,也沒有像其他國片一般勇奪世界大獎,但是藍色大門已經拋開了以往台灣新電影所遺留下來沉重的包袱,為台灣電影開了新的一扇窗,也許三年後,五年後,台灣電影正帶著笑容,站在藍色大門的前面.........




(此文寫於2003年1月2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