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2月5日 星期六

《黑暗之光》:照亮生命的曙光






這部片不論在國內,國外都獲得了一堆大獎,得了不少的肯定這真是值得國內電影界高興的一件事,雖然這麼說,但是國片票房實在不佳,就算有好的作品也不會有很多人去欣賞,更何況國片目前已經都走向所謂的「藝術片」,注重意識形態,這樣形態的電影本來就不是商業的主流,總不能要求觀眾太多。



「黑暗之光」在我的觀點看來,算是遊走於寫實與意識之間,導演張作驥細膩的刻劃一群在社會中不被重視的人,使之成為故事的主軸,這樣的用意很明顯 就是要喚起對弱勢人群團體的重視,喚起大家對社會的希望,父親在一場車禍後意外失明,母親則因此喪生,父親再娶,和同樣是盲人的繼母開了家盲人按摩院,女主角康宜就是身陷這樣一個環境,而她弟弟阿基是一個弱智,在吃飯的時候,康宜都必須幫忙夾菜, 這幕讓我想起了另一部電影,《走出寂靜》,帶給觀眾的感覺是一樣的, 讓人不禁懷疑為什麼有些人必須受到造物者這樣的折磨,也讓人更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這部片不只是對盲胞的描寫,也反映出了中下階層的的生活情景及男女之間的情愛,尤其是當康宜fall in love,沉浸在愛情裡所做出的動作,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完全表達出了幸福的感覺,一開始我還認為康宜和整部片中的演員格格不入,他是一個團體,其他人是一個團體,演到後來才發現這樣是有用意的 一個到外地去,唸書的少女,在心態上當然會不一樣,當然會想跳脫出她原本所屬較低的階層,表現出來的當然也就和其他人不一樣,而另一位少年阿平也具有著和她一樣的氣質,很順理成章的他們倆就變成了一個團體啦!另外,對於阿基的演技也非常激賞,應該不能說是演技,因為他只是把「他」自己演出來,本身就是一個弱智者,心裡想說些什麼就說,康宜令他很難過他也不會隱藏,很真實的表達出他的感覺,我看到這裡不禁會心的一笑,生活裡又有多少人能將自己的感覺或想法,毫不保留的表達出來 ..........



看到一半時,又是康宜在吵架,又是電話的事情,突然我才想到有許多鏡頭, 其實之前早已出現過了,導演利用回溯手法,讓人回想起之前片中的情形,對之前的發生的一切,有更深的體會,感觸.......



一切的不幸都發生在這個暑假,父親因病去世,男朋友也因為幫派械鬥死亡,一切都那麼的沉悶、悲傷。正當康宜望著窗外看到河港與煙花,思念著死去的人,吃飯的時間到了,原本以為影片會在這樣一個氣氛下結束,沒想到父親和阿平居然回來了,在少女的想像中完結了,從死疾變成熱鬧,一家開開心心的吃飯........



我想這就是黑暗之光真正所要表達的吧!!在黑暗中點燃心中希望的蠟燭,照亮生命的曙光...



(此文寫於2002年8月12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