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2月5日 星期六

《末路狂花》:走出自己的路






大導演雷得利史考特(Ridly Scoot)1991年的作品,此片兩位女主角蘇珊莎蘭登(Susan Sarandon)及吉娜戴維斯(Geena Davis)雙雙入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除此之外並獲得奧斯卡最佳原著劇本及最佳原著故事。



「末路狂花」是一部經典的公路電影,同時也是探究女性主義必看的電影之一,而公路電影大都包含追尋及成長。



露易絲是一位女侍,勇敢而獨立、泰瑪則是家庭主婦,一直都活在丈夫宰制的大男人主義裡。兩位女主角希望藉著一起出遊逃離生活上所遭受的壓力,兩人在感情方面可說是極大的對比。在出遊的過程中進入了一家PUB,泰瑪也因為想要徹底的忘記壓力,喝了太多酒,差點慘遭PUB裡的男人強暴,最後在露易絲的憤怒下,開槍打死那個人,兩人畏懼,

因而走上逃亡之旅,泰瑪還是不忘給丈夫打電話,象徵性的描述出社會父權主義的氾濫,女性的不被重視。



露易絲打電話給男友請求幫忙,男友也願意盡心盡力幫忙,甚至不問發生了什麼事情,婚姻並非是愛情的保障,兩人達成共識才是真愛。途中認識了一個混混(布萊德彼特飾),泰瑪毫無心防,跟他侃侃而談,最後和他共度春宵一晚,得到了精神與肉體上的解放,但是兩人身上用來逃亡的錢,也卻被他所偷走了,再窮途末路的時候,一向保守的泰瑪居然持槍搶劫,於是兩人皆被警方通緝,之後泰瑪還用槍指著攔下他們警察的頭,對性騷擾的卡車司機開槍,這和之前小女人的泰瑪相差甚多,和混混一起的那晚,成了作出這些瘋狂的事最大的轉戾點,他也說過此生只交過一個男友,就是現在極為大男人的老公,種種的被操縱及壓抑,成了泰瑪徹底解放的伏筆,最後兩人被幾十輛警車追逐,駛到了大峽谷,再也沒有路可往前 警方圍繞著他們,一隻隻槍管對著她們,然而他們卻不願回頭,寧可飛向浩瀚的大峽谷。



「公路電影」用來呈現電影主角們的心境轉換。兩位女主角的心路歷程,也隨著旅程改變。導演雷利史考特刻意將兩位女主角「跑路」的過程,配合不同的男人(警察、痞子、卡車司機……)的出現與場景(城市、鄉村、峽谷……)的轉換,讓主角自覺經歷一切之後,對男性發出怒吼。也許這樣的人物設定與電影結局都太過悲觀,但「末路狂花」卻也點出父權主義建構下的女性世界,片末象徵社會主流強大的父權主義逼使著他們,他們卻也不想回頭,勇敢的抉擇出自己希望的方向 。



(此文寫於2002年8月12日)


2 則留言:

  1. 很棒的評論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5:25 AM)

    回覆刪除
  2. 呵~沒看過這部片

    末路狂花好像是很酷的片子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5:30 AM)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