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2月5日 星期六

《記憶拼圖》:虛幻與真實?






一個無法創造新的記憶的人,看過即忘 無法看劇情長片,無法認識新朋友,在原先記憶裡的仇恨對這樣的人似乎也不是時間可以沖淡的,一心一意找尋殺妻的兇手,而所仰賴的不是記憶,而是身旁時時提醒自己的照片,刺青和便條紙,報仇的意志也掩蓋住了主角生活的目的,陷入無限的迴圈當中........一次又一次,永永遠遠找不到兇手。



記憶拼圖在手法及劇本上都有很大的創新,入圍了奧斯卡最佳原著劇本以及最佳剪接,倒因為果,採用「切割倒敘法」,隨著劇情高低起伏,抽絲剝繭,成就有因必有果的定理,到了最後,卻發現結束也未必是結果,虛虛實實,假假真真,陷入了謊言與真實的矛盾裡,有著跟「鬥陣俱樂部」一樣令人搞不清楚事實的情境,也呈現出懸疑驚悚片,產生與導演劇本鬥智, 積極想要找出元兇的心理。



此片需要集中精神觀賞,也需運轉頭腦 積極思考,對於主角症狀,好氣又帶點好笑,看著主角一直被人利用弱點,蠻令人憂心的,不過對於元兇,似乎見仁見智,思考著此症狀的同時,你會發現結局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此文寫於2002年7月14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