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2月13日 星期日

《台北晚九朝五》:是性、是愛,還是…


戴立忍的導演處女作《台北晚九朝五》,製作班底個個身經百戰,可見拍此片的野心與企圖;故事以時下年輕人的Pub愛情文化為主,其中的性愛更成為此片宣傳的噱頭,雖然列為限制級,但在強力主打與宣傳之下,也獲得不錯的票房成績,然而在這些新新世代的生活中,除了性與愛情,到底還有什麼是他們在乎的?



性愛、明星夢、搖頭喀藥,彷彿成為現代年輕人的代名詞,《台北晚九朝五》冀望利用三男五女的墮落夜生活,突顯現代社會現象的種種弊病,開場的Pub狂歡,場面調度與聲光效果俱佳,不見初為導演的生澀,片中大量選用了新進演員,縱然這些演員有大膽的性愛演出,但演技的生疏仍可在片中察覺,而選用多主角所須考慮的多重敘事,既不完整也突顯了劇情的薄弱,使得每段故事零零落落,故事主角們的個性塑造也不夠鮮明;性愛鏡頭的充斥,絲毫不見其氣氛的營造與其必要性,目的性過於強烈,只是在不斷的性愛關係下,突顯每個人內心的空虛與寂寞。在其他情感部分的描寫,如父子關係、堅貞愛情、明星夢、同志情懷等等,描寫的過於凌亂破碎,無法感受相互關係間的認同感。然而在這一切墮落生活的背後,其實每個人都有其努力的目標與堅持,就像利用身體去交換進演藝圈機會的其一主角片中所言:「至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這背後的一切,似乎只流於表面,在沒有適度的敘述鋪陳之下,片末的結局也成為最缺乏劇情張力的一段,各主角的結局也因此看來突兀與誇張。雖然此片的性愛尺度大膽煽情,但結局的過度夢幻化,實在不難看出作者仍企圖導正錯誤價值觀的想法。



國片產量的日漸萎縮,2002年的《台北晚九朝五》的成功,再加上《愛情靈藥》的成績,實實在在證明了台灣發展類型片的可能,也開創了「新」電影,只怕這驚鴻的一撇,又會淹沒在同類型外國電影的聲浪下。《台北晚九朝五》片中的茫然與空虛、瘋狂與放蕩,的確能引發年輕觀眾的生命經驗,也或許是將觀眾帶進了一個新的世界,而在這一切落幕之後,取而代之的會是內心的平靜與反思;綜合來說,《台北晚九朝五》固然有許多的問題,但台灣電影也需要有更多「新」電影的發展,就其創作意念與想法來說,《台北晚九朝五》仍值得我們掌聲鼓勵鼓勵。



(P.S 此文寫於2003年11月14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