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2月13日 星期日

《向左走,向右走》:緣分、寂寞與信念


在以整個亞洲為市場導向的前提下,《向左走,向右走》的選角顯得格外突出,除了金城武與梁詠琪的亞洲高知名度,新加坡的陳之財與台灣的關穎的演出也絲毫不遜色,突出與誇張的演出甚至比男女主角還搶眼;前段幽默詼諧的劇情令人捧腹大笑,後段男女情愛的擦肩錯過,又讓人感嘆命運的捉弄,實在不能不佩服編劇改編的功力,在杜琪峰與韋家輝對影片精準節奏的拿捏下,《向左走,向右走》的確有著娛樂的效果,也兼具了喚起觀眾愛情記憶的成分,在歡笑與淚水之外,更難得的是,突顯了都市中一股孤寂疏離的氛圍。



選擇台北為此片拍攝的地點,在以全亞洲的觀眾為訴求下實在沒有多大的意涵,甚至在台北之外的其他台灣角落,在不清楚台北地緣關係,也不會去質疑華納威秀與西門町之間的距離,更遑論其對於台北的印象。片中的台北城在精心設計之下,呈現了豐富的層次感,更將擁塞的街道、雜亂的公園,拍成夢幻似的光景;男女主角的巧遇邂逅,令人感到甜蜜歡欣,回憶裡青澀的青春戀曲上演著,所有人不禁替過去的遺憾與錯失惋惜,然而就在此時,大雨傾盆,又一次命運的捉弄,拆散了他們的相會。



「人生總有許多意外,握在手裡的風箏也會突然斷了線…」也是借由不斷鋪陳,才能更顯重逢的珍貴與難得。看看男女配角的來電配對,再回顧男女主角的悲情遭遇,明顯的成為對比;但其實他們也都沒什麼朋友,因為彼此之間的孤寂,在離別時的一通電話才能成為兩人相遇的契機,繁忙都市中的快節奏,是否漸漸沖遠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彷彿片中的孤單男女,只能在這個熟悉又陌生的都市中,無助的尋找一個陌生又熟悉的身影,在街頭嘶喊著對方的名字,渴望著對方的出現。



《向左走,向右走》中的「緣」調皮的捉弄了男女主角,也因為彼此對情愛的堅持信念,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而片末誇張的結尾使得先前打造出的浪漫氣息盡失,雖是想突顯「愛」的偉大力量,可惜略帶荒謬,破壞了整片氣氛的一致性;看著螢幕上的男女積極尋找彼此,發現彼此如此靠近卻又只能無力的失落而回,當我們為此際遇感嘆惋惜的同時,應該發現在現實中又何嘗不是如此,身旁的每一個親人、朋友、戀人的相遇,都是極小機率交集下的結果。就像片中波蘭女詩人辛波絲卡的詩:「他們彼此深信,是瞬間迸發的熱情讓他們相遇,這樣的確定是美麗的,但變幻無常更為美麗…」很多人覺得愛情故事不就如此,失去了曾對愛情的瘋狂與堅持,也許經由《向左走,向右走》,會喚起曾經歡笑,曾經失落,現今想起會微微一笑的愛情故事。



(P.S 此文寫於2003年11月7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