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2月19日 星期六

另闢蹊徑,《尋找新方向》!



原名Sideways(小路、小徑)的《尋找新方向》這部電影可是橫掃了許多影展的大熱門,然而台灣譯名《尋找新方向》雖然有劇情上的考量,但實在也太遜了點,看上去就像是部說教電影的片名,也難怪受到大眾忽略,在台灣票房慘兮兮。不過,Sideways確確實實是部說教電影,只是說教人人都會,但要怎麼說的動聽、說的讓人心服口服,方式就是最重要的一環。

《尋找新方向》是說教電影,那麼導演亞歷山大潘恩(Alexander Payne)就是位說教高手。他高招到什麼程度呢?且從同是公路電影的上部作品《心的方向》(也是說教片名耶!)說起。

在《心的方向》裡,退休老人傑克尼克遜在妻子過世後重心頓失,又捨不得女兒嫁給賣水床的,只好千方百計的阻擾。然而婚禮依舊得舉行,這麼一趟遠赴婚禮與回程的過程,也成了整部電影的重心。主角成長的差異性可在「去」與「回」之間展露無疑,而因為怕孤獨而用金錢領養的「恩都古」,在書信往來間也意外解放了孤寂的心靈,影片最後一個鏡頭主角滿臉是淚、狂哭不已。

從劇情上看,這當然是談人怎麼武裝孤寂、又怎麼面對孤寂的(說教)電影,只是當看到了主角因為怕寂寞而買了台超大休旅車(住在上面)、去他家作客而和另一老人(凱西貝茲)「坦誠」相見談著性慾旺盛的事、又種種令人噴飯的際遇(誤會暗示、亂親他人妻子),實在不讓人折服導演居然可以用這麼荒唐、爆笑的情結來講述嚴肅的人生課題。當然,部分原因也歸於傑克尼克遜的演技一流。

而《尋找新方向》則是一個走不出離婚陰影(邁爾─保羅吉麥提飾)與一個即將結婚的死黨結伴(傑克─湯瑪斯海登卻區飾),為了替對方最後的單身日留下紀念而結伴出遊的旅程。然而在影片結構上其實一點也不怎麼新,幾乎與《心的方向》無異。要說教的題目雖然換了,但方式還是一樣。

公路電影通常包含追尋與成長,這次《尋找新方向》追尋的東西卻有些奇怪,他們追尋「酒」。酒,當然是片中最重要的隱喻。怎麼釀?怎麼製作?關係著酒的品質與氣味。然而「品酒」卻也得步驟正確,仔細小心,細細斟酌。若把酒比喻成「異性」,也說明了出主角兩人對於異性的差異個性(一個龜毛考量、一個來者不拒);若比喻成「秘密」,不也是好酒才會與好朋友分享,甚至是片尾邁爾拿起他私藏的好酒獨自私飲,也才表明他終於解開心中離婚與新對象的蝴蝶結;比喻成「人生」,更是說明了越陳越香,不是與電影裡每經過一事件便有所成長的主角們不謀而合嗎。

《尋找新方向》的說教題目,不外乎是個失敗者如何振作,走出陰霾的人生大道理,但卻從未道貌岸然、政治正確的大放其詞。除了在人生的許多「必然」(如婚姻、職業、看透女子結婚與否的定律)點上問號,讓人一一思考。更利用高反差的主角特性(離婚、結婚;龜毛、開放;內向老師、表演慾強演員),從不同觀點縱剖事件、觀析人生,也果真幫觀眾上了一課。

而除了說教之外的另一重點─「惡搞」,更是令人拍案叫絕。從喝酒的種種冠冕堂皇姿勢揶揄起,到傑克自以為的「錯愛」(結婚對象)到尋找「真愛」(一夜情)而換來一陣毒打的遭遇。又傑克的一夜風流被抓包,而將結婚戒指遺漏,託邁爾尋回的過程…等等,荒謬卻又實在,造就出了整部電影的趣味性。

觀看《尋找新方向》實在讓我想起高中補習時的一位英文老師,他幽默風趣卻也認真教學,嚴肅之時偶爾穿插幾個黃色笑話。讓人捧腹之餘,也將道理講的自然深刻。

其實說教又如何,我還真是喜歡聽亞歷山大潘恩上課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