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2月17日 星期四

《梅子的滋味》:開始或結束?



時常想著這麼一件事:「當災難結束後,假使不是置身其中,那麼多久會忘卻這件事情、這個教訓?」


時間一久,媒體關注在九二一地震的程度也隨之降低,而《梅子的滋味》不僅完整紀錄了整個災後重建的過程,其中更帶入許多諷刺性的事件,譬如政客的作秀、政府允諾的措施遲遲無法實踐…等等,而其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則是有許多民眾抱著獵奇的心態,不顧危險的紛紛開車往山上觀光,如此的舉動,也使得災民轉為小販,期望可以發一筆觀光財,如此畸形的文化也讓整個重建過程更加緩慢,而這整個結構性的大問題,當然是必須靠著「團結」與「實踐」才得以解決。礙於現實生活,人們卻又不得不自私,表面上看來的草根性不服輸精神,放大在整個必須合作的重建過程看來,卻成了最大的絆腳石,令人心傷心痛更感無奈的也是如此,彷彿地震後震出最大的問題,並非是環境與地理上的,而是人心。

除了許多諷刺事件讓人可以冷笑一番之外,在片尾也有值得玩味的地方,最後看似重建結束,災民們也逐漸展起了笑顏,此時在配樂上運用了交工樂隊的歌曲「嗷!」,意指在以牛為耕作動力來源的時代,要使牛走動的口令,也暗喻著「開始」。然而縱然紀念碑蓋好了,居民土地的糾紛解決了,但卻仍有許多細節與問題卻仍然懸掛在那兒,而這些根本性的問題卻是早已沉積已久的,如果我們無法根除一些心態與想法(譬如獵奇的心態、過分自私的想法),實在不禁令人要問,表面上的安樂能維持多久,是否人們從歷史中學到的教訓就是:「人們永遠學不會歷史的教訓」。整個重建過程,究竟是才剛起步?還是已經結束了?

當政治風波、社會事件不斷紛擾著這個社會,我們實在很難記得四年前的那場大地震,甚至也忘了它所帶給我們的教訓與經驗。《梅子的滋味》可以說是整個災後重建最平實的紀錄,雖然紀錄的是一個事件,但可惜的是,在主角人物過於龐雜與缺乏特殊形式與敘事線的貫穿下,似乎顯得過分冗長與沉悶,對於觀者而言,也將是極大的挑戰與經驗。

某天跟就讀大學的表妹談論著這一系列地震的紀錄片,她原本不以為意的神情,卻在聽了這群紀錄片工作者默默的在當地紀錄了四年後,有了極大的轉變與驚訝,他們所付諸的心力與時間,無庸置疑,實在值得所有人鼓勵與支持。

四年了,九二一大地震的陰霾也好似平復。然而事實上,在這段復原期間所牽扯出的許許多多問題與糾紛,一會兒酸,一會兒甜,一會兒苦,那種箇中滋味,透過影像,也讓我們體會淺嚐。

(P.S 此文寫於2004年9月21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