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2月5日 星期六

《沙河悲歌》:理想與現實的掙扎






看《沙河悲歌》時發現,片中的場景及美術設計實在講究,一切都是50年代風味。純樸的小鎮以及破舊的戲院,原本以為是部老片,看完以後才發現, 這居然是張志勇導演2000年的作品。



男主角文龍有個封閉的老爸,處處限制他的發展,使得文龍必須離開沙河鎮,朝著自己的理想前進,憑著自己對吹奏樂器及音樂的執著,進入了歌仔戲團當樂師,也因為社會的現實及身體狀況差,一步步遠離自己的理想,而再經歷了這一切之後,才驚覺自己要的是什麼.......



片中寫實的刻劃出時代背景及歌仔戲班的生活,將男主角與歌仔戲視為同一主體(男主角進入歌仔戲團),男主角的理想被現實(疾病纏身)給擊敗,傳統戲曲的發展卻因為新興起的電影而不得不沒落,但是主角對於自我的堅持仍然沒有停過,雖然身染重病,還是不放棄吹奏樂器。樂器也從小喇叭換成薩克司風, 接著又換成黑管,剛好也和感情生活相呼應,歌仔戲團的團主碧霞,酒家女彩雲,歌仔戲團中的玉秀。



而主角尷尬的父子關係卻沒在父親死後而消失,父親的一部份遺留到了二兒子二郎的身上,從在河游泳(二郎就是不肯游)及最後一幕二郎因為文龍沒去參加畢業典禮而哭泣得知,二郎還是無法了解文龍,就如同他的父親一樣........



沙河悲歌中的配樂插曲令人印象深刻, 尤其是小喇叭搭配傳統戲曲,有耳目一新的感覺,跳脫出一般人印象中的歌仔戲,藉著歌仔戲表現出當代文化與流行。從現今看來,著實令人感觸多.........



(此文寫於2003年6月8日)

2 則留言:

  1. 謝謝您的讚賞..

    讓我的父親雖然過世多年;但仍舊有人記得他參與演出的電影以及參與製作的電影配樂..



    謝謝你!

    版主回覆:(01/01/1970 12:00:00 AM)

    回覆刪除
  2. 我對於歌仔戲其實蠻有興趣的

    因此當時有特別注意一下這部電影



    現在都2006了,時間飛快。





    原來吹黑管的是您父親呀

    看了你blog上寫到你父親與音樂的二三事

    好像似乎也和這部電影的某些劇情很相似



    你的回應也喚起我腦袋裡這部電影的畫面

    要感謝你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3:00 AM)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