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2月17日 星期四

試評《霍爾的移動城堡》



若要將電影粗劣分成幾個類型,那麼主要類型無非有「劇情片」、「動畫片」與「紀錄片」三種,而每一種類型各有著不同的特色;宛如「劇情片」的龐大工業體系與雜細分工,「紀錄片」的細細為本與手工精神,「動畫片」的細膩畫工與天馬想像。

然而作為一部動畫電影,首先必須讓影片的題材內容與創作媒材有基本的契合,否則動畫電影將失去獨特的特色與魅力。從宮崎駿幾部成名的代表作《龍貓》、《紅豬》、《天空之城》、《魔女宅急便》、《神隱少女》等等影片加以剖析,這些作品的共同主題就是「飛行」、「魔法」與「奇觀式的各式人物與主角」,這些特點不僅僅吸引觀眾,也得以將動畫電影的特色發揮到極致。若相較於大部分其他(他國)動畫作品總是依附於現實生活世界的創作,宮崎駿的動畫電影卻像是自創一個跨越時代的新世界,搭配著他無止境的想像力,用畫筆完成自成一格的特殊圖像。

隨著科技與電影工業體系的快速進步,這些依附於動畫電影的「魔法」、「神話故事」,很快的就被真人演員與電腦工程師所取代了。還記得過去希臘神話電影裡的粗糙特效,那些怪獸動作的極不連貫嗎?相較於現代誠如《魔戒》裡栩栩如生的咕嚕,世界暢銷小說《哈利波特》的電影版,科技的進步不言可喻。而這些原本只能應用於「動畫特色」的奇幻文學,紛紛因為電腦特效的進步,而被搬上大螢幕。這些特效電影不但各式角色栩栩如生,搭配真人的演出更是天衣無縫,令人嘆為觀止,而《明日世界》更是影史上第一部由全藍幕(blue screen) 製作的電影。如此科技的進步,卻也是傳統動畫電影所必須面臨的危機,加上有更多3D等數位動畫是必須利用電腦繪圖製作,仔細鑽研卻也可窺見這些動畫電影的人物型態與背景,總有一定的體態、繪形。這樣的情形在手繪動畫來說可稱之為「風格」(畫風),然而在電腦繪圖上,卻只能被稱為因軟體使然的大同小異。

關於宮崎駿,早在《魔法公主》(1997年)時,便時常耳聞這位日本動畫大師即將退休,沒想到之後又推出了紅遍全球的《神隱少女》(2001),也贏得了一做奧斯卡獎項。新作《霍爾的移動城堡》則也差不多是在四年之後所推出的。

與過往作品差異最大的是《霍爾的移動城堡》劇情並非原創,而是改編自英國作家黛安娜.偉恩.瓊斯(Diana Wynne Jones)的奇幻小說。而能夠引起這位愛將退休掛在嘴邊的動畫大師興趣的,除了小說內「飛行」、「魔法」等天馬行空的絕妙想像力外,主角霍爾的性格與其秉持的信念也多少映射了宮崎駿始終堅持動畫的精神。而其戰爭背景(反戰意識)與失去赤子之心的比喻,不僅提醒了大人童心的重要,也讓孩童們印象深刻。只是這部文學改編作品,卻也難以成功從文字轉化為影像,即便是利用動畫這種可以無邊無際、自由揮灑的媒材。

霍爾是片中的中心,於是所有角色關係也都圍繞在此。從片中的幾個角色看去,蘇菲、荒野女巫、卡西法、莎莉曼縱然個性塑造的頗佳,不過其相對關係卻雜亂無比,愛情、仇恨、師徒等情感牽扯,不僅片面,更是缺少說服力。蘇菲對於霍爾的情意,並非因為一起經歷苦難而衍生的,反倒是像個花痴,一頭熱的栽進霍爾的懷裡;卡西法與霍爾的契約關係,也只利用回想式的片段短述;更遑論霍爾與荒地女巫、沙麗曼的弔詭關係的描述了。再者蘇菲受詛咒之後的容貌變化,也讓人摸不著頭緒。其戰爭背景雖然不需要詳述其原因,但片末卻變成因為「霍爾」的重拾童心,而強迫性的造就一個惟美結局,導致王室宣布戰爭停止;這些前因後果的交代不清無疑是劇情上的最大的缺陷。這些疑點縱然使得人們議論紛紛,也有著不同的解讀,許多人從原著小說中開始尋求解答,這才發現原著中的層層關係鉅細靡遺且邏輯完整。假使觀眾們對於電影的種種疑惑,卻必須要從原著小說中才能一一解釋,那麼此部電影實在不足以被稱為一個「完整」、「獨立」的作品。

宮崎駿曾說:「我的作品描繪的是現今日本孩子的現實,我想製作能讓孩子發自內心感到歡喜的電影,絕對不能忘掉這樣的根本立場,如果忘掉,工作室就滅亡了!」

當然,不論過往或現今,這種堅持動畫,並期望帶給孩童們快樂的精神一直是存在與宮崎駿所有的作品中的主軸。然而文學與電影都是對過去、現代、未來情境的複製與再現,彼此之間既獨立著,又像情侶拉扯般著有股難分難捨的關連性,當觀者在字裡行間看見作者的激動與情感,也同樣冀望改編電影能體現出這種精神。或許就如匈牙利電影理論家貝拉巴拉茲所言:「如果把一部真正優秀的藝術作品納入另一種不同的藝術形式,結果只能給原作帶來傷害。」文學與電影的觀看對象不同,表現形式不同,不過從藝術作品中能展露出的一絲感動,卻是所有藝術形式的共同點。

或許吧!宮崎駿精神仍在,只是《霍爾的移動城堡》變成了只是單純的一棟城堡,裡頭不見了的不只是有完整前因後果的動人劇情,還有得以讓城堡真正活動飛翔的「原始創意」。

5 則留言:

  1. 沒錯!看完(霍爾的移動城堡)我只能以一頭霧水來形容,只覺得浪費我200多塊錢,看了一

    部就是城堡畫的不錯的卡通其它沒了,更感嘆宮崎駿是不是第二個史帝芬史帝柏(真得老),

    讓我覺得以後看宮崎駿的動畫不用看電影院直接看電視轉播算了~也可能是結果讓我對(地海

    戰紀)一點也沒興趣,雖然說那是宮崎駿的兒子所制作,不過根據前例我還是看小說可能會

    比較好一點吧。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4:13 AM)

    回覆刪除
  2. 天呀,這是兩年前寫的東西了。

    寫完之後自覺寫的不好,談的東西太狹隘了,

    在此之後看到很多寫的很棒的影評,實在是汗顏呀!





    而,

    其實我並不是不喜歡《霍爾的移動城堡》。

    寫這篇的目的主要是想和某一群對象目標群對話,

    我不知道有沒有達到這樣的目的。





    這次《地海戰記》的口碑似乎並不好,

    看了幾則討論,似乎也和霍爾企圖移植文學精神的矛盾問題類似。

    或許這會是工作室的瓶頸也說不定。



    目前我最想看的動畫是《盜夢偵探》

    不知台灣何時才能見得?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3:47 AM)

    回覆刪除
  3. 有沒有可能是:寫得不好的東西,再重新翻新的可能,總要為他們平反一下吧~



    我期待...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3:47 AM)

    回覆刪除
  4. 原作對所謂男女主角愛情部分並沒有做更多詮釋吧?

    至於城堡是依靠什麼活動?

    主角又如何掙扎於惡魔與自己的本位?

    女主角在封閉自我與找回自信的過程中如何領略?

    荒地女巫豈只是一個令人厭惡的老巫婆?

    更不用說主角的老師阿 鄰國的王子

    我想宮崎駿改編了這麼多作品

    就連最早的天空之城也是改編作

    如果你能看的見皮毛

    看不見入裡

    那也只是這樣了。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4:57 AM)

    回覆刪除
  5. 阿怪你好



    謝謝指教

    這篇評論確實寫的不好

    但或許

    這篇文章只是嚐試從文學和電影的角度所得到的結果

    可能這樣的觀點的確太狹隘了



    但我想,不需要那麼快地判斷一個人是不是只看的見皮毛,

    看的見皮毛就看不見入裡嗎?

    或許也未必吧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5:19 AM)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