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2月5日 星期六

《天橋不見了》:無法抵擋的顛覆






陳湘琪凝視著台北車站前地標作用的電視牆,一幕幕台灣人熟悉的廣告正輪番表演著,大量的聲音與影像強迫性的侵略所有人的腦子,路上的行人來來往往,然而在長達三、四分鐘的這鏡頭裡,故事強調的天橋沒有被明顯的提起,此景就好似那麼平常而熟悉,天橋不見了,天橋是躺在大家的心中,還是大家也只是視而不見,提也不提,突顯了都市裡的冷漠之情。



《天橋不見了》,象徵著一種習慣的消失,回台的兩人不約而同的尋找舊有的習慣,而當他們失去了以往的依附,出現是誇張而且略帶好笑的行為,原在天橋上賣錶的李康生,也因為失去天橋,使得生活必須產生轉變;除了天橋之外,停水這個問題也是在述說這個論點,沒了咖啡能喝什麼?正如同蔡明亮導演的創新突破,這一部22分鐘的短片,堅持不與其他短片一起播放,堅持顛覆所有人認為90分鐘才是電影的觀點,對於長久以來教育與舊文化造成的侷限,蔡明亮不論在影片本身或是行銷企劃上,都很企圖想要打破這個迷思。當在生活中出現了巨大的轉變,常去的咖啡廳消失了,時常依附的親人去世了,面對這些突如其來的衝擊,所會產生、面對的行為與態度會是什麼?是時時刻刻都在準備計劃即將面臨的事情,還是逆來順受、走一步算一步,《天橋不見了》是在挑戰我們的觀念!



蔡明亮一直在努力推展著他的作品,疏離的風格充滿在他的每一部作品,《你那邊幾點》全省超過70場的座談,《天橋不見了》打破舊的電影模式,不僅開發了新的觀眾群,也讓更多人知道了蔡明亮的電影,縱使你不喜歡他的電影,你也應該被他努力所打動,台灣電影正處低迷,這樣的行為應該值得被大家所肯定的。



(此文寫於2003年5月2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