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2月6日 星期日

《美麗時光》:「道路‧真理‧生命」與張作驥式暴力






承《黑暗之光》,張作驥式魔幻寫實再現。跟前兩部作品比較,《美麗時光》多了一份平易近人的氣息,而故事主角也都是社會中的小人物。



《美麗時光》敘述兩個莽撞少年步入黑社會,一段青春莽撞的都市冒險。



片中不時出現「道路‧真理‧生命」,直到最後我才了解這句話的意義;同樣情節又再現,唯一不同的是逃跑的方向換了,然而結局卻還是相同的。小偉與阿傑還是犯了同樣的錯,同樣的莽撞,同樣的血氣方剛,而終也造就了同樣的悲劇。對於結局,兩人在水中漫游,快樂的表情也象徵著得到了解脫,勇於面對自己所選擇的路。



張作驥的電影總是有著暴力,不論是肢體的或言語的,但對於殘忍的結局他總是用魔幻的方式表達,留給觀眾更多的想像。



《美麗時光》中也許肢體暴力較少,不過言語上的暴力可一點也少不了,在《黑暗之光》中,張作驥本想帶給觀眾更大的感官刺激,打算在片末添增更多的血腥與暴力(范植偉身上插刀),但又怕造成反效果,於是保守了一點。



《美麗時光》中的暴力包括打架、槍擊,但最厲害的則是言語暴力,幾乎三句話就包括了一句髒話,強迫性的讓觀眾接受,而我在觀看此片時觀察到一個特別現象,觀眾的笑聲通常都是出自於螢幕上的髒話,雖然利用這樣的言語暴力可以增強片中主角的個性及草根性,但對於企圖進軍國際的電影而言,過多的髒話也許令人適得其反。



《美麗時光》的重點不在於暴力,在於追尋實質的生命意義,本文只是就其暴力淺談,提供不同的觀影觀點。



P.S 對於《黑暗之光》片末原本的血腥,可以參考「電影欣賞」雜誌對張作驥的專訪。



(此文寫於2003年8月5日)

2 則留言:

  1. 真的超好看的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3:38 AM)

    回覆刪除
  2. 您好^_^

    我是張作驥電影討論版的版主夏洛特,

    請問關於本文可以貼至我們的影評論壇嗎?

    我會附上來源出處的!^^a"

    期待您的回覆,非常感謝!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5:05 AM)


    這篇亂寫一通

    如果不介意就請用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