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14年6月20日 星期五

藝遊南非之四:你喜歡南非嗎?

旅途中,若有機會與陌生人聊天,我都會問他一個問題:「你喜歡南非嗎?」這些對象包括計程車司機、巴士司機、影展工作人員、旅館服務員、學生等等,大部分得到的答案都是「Yes。」

原因不外乎南非真的是一個很舒服美麗的地方,在開普敦,有山有海,氣候宜人;假日時,開普敦街上空無一人,原來所有人都到白色的沙灘上去曬太陽看海了,印度洋暖流與與大西洋寒流交會的好望角,也帶來了豐富的漁產。

 我一路搭背包客專用的Baz Bus順著「花園大道」往北移動,司機邀請我坐在副駕駛座,偶爾介紹每個地方的名稱和特色,一路上見識到了壯麗的南非風景,一大片一大片廣闊的草原,驚人的山景,也看到許多農田、牧場、動物,每個小鎮皆舒適宜人,空氣的透明度和天空的藍令人印象深刻。

想起這些人的回答,深深覺得若以「豐饒之地」來稱呼南非,完完全全當之無愧。

然而,雖然大多數回答都是肯定的,但我也得到兩個遲疑的答案,一位是居住在開普敦市郊Woodstock的無業者,另一位則是在藝術節兼差賣日報的年輕人。

第一位說:「不,除非你有穩定的工作,否則…。這裡是個好地方,我在這裡生活了25年,是我全部的人生,街頭巷尾每個人我都認識。但生活很不容易,我們沒有工作機會,而政府卻不管我們,完全沒有做任何事情。」

第二位說:「恩,我喜歡這裡,但生活很困難,真的很困難,我兼差度日,常常沒工作,只能在節慶時打工。現在幾點了?喔,快一點了,我還沒吃東西,肚子很餓,你能給我5蘭特嗎?(我搖搖頭表示很抱歉)5蘭特就好,拜託,我還沒吃飯……」

在德班時,發現貧富差距之大。富有的人居住在離市中心不遠(譬如La Lucia),開車約10分鐘可抵達的市郊,每戶房子都大約有兩百坪以上,像是別墅一般,都有庭院可以停車、種樹等等,街區也都有保全看守;而更有錢的人,除了房子更大更別緻之外,保全人員則會在門口看守,甚至拿著長槍。

朋友開車載我與鹿特丹選片人Gertjin Zuilhof去一位南非紀錄片工作者Omelga Mthiyane的家中,她的家在德班市中心的北邊市郊,開車大約要40至50分鐘,一路上的景觀與La Lucia截然不同,像極了只有在電影裡才會出現的景象,一大片一大片的鐵皮或木造房,房屋與房屋之間靠的緊密,孩童在街上奔跑,黃沙常常陣陣飛來。

Omelga Mthiyane是Gertjin Zuilhof發起的「非洲─中國」拍片計畫的其中一位導演,在中國宋庄拍片時,她在南非的家不幸火災,聽聞這消息的朋友在中國發起募款,大夥捐了一些錢幫她重建家園;這次我們去她家,主要就是想看看她重建後的新家。

她的家是磚頭砌成的,外頭也貼著磁磚,室內仍在整修中,但外觀已相當完整,共有兩層樓。這棟新房子在這個範圍內的住宅區顯得非常醒目。Gertjin稱呼她的家為「宮殿」,雖然誇張了點,但放眼看去,的確很貼切。

旅途中,我經歷了許多不安的片刻,也看見了許多不堪的景象,但從中,也有微笑與友善、互信和安定的時刻。

那麼,我喜歡南非嗎?

是的,身為一個外來者,我想我喜歡南非。因為它的環境,因為它的活力,還有它帶來的考驗。


--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