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5月11日 星期三

讓《無米樂》業務員想一想



您好,我是林木材。《無米樂》台南場的業務員。

這幾天,我把我的MSN暱稱改成「看《無米樂》!才是愛台灣啦!」。好像看了《無米樂》,就可以去愛台灣…(這裡我要罵一下自己,忘了是哪個有名的人說過:「東西要被消費,先要成為符號」。媽呀!我居然不知不覺把《無米樂》變成愛台灣的符號,好可怕。所以我改了暱稱了。好險!)

今天我一個人帶著海報、DM去書局、藝文中心、教育機構宣傳《無米樂》要在台南上映的消息。大家都很好心的讓我放DM、貼海報、發送訊息、甚至是買了票(不過我身上沒帶票,但他還是先付錢了)。我固然很高興,但是其實我是想邀請他們去參加試映會,看過影片,對影片有認同才買票,所以有點受寵若驚。

中午的時候,接到一通上頭公司打來的電話。首先問了一下試映會的狀況,後來說到「想要在台南國賓戲院的上映期間,擺設攤位,販賣或給觀眾閱換《無米樂》週邊商品」,叫我去找工讀生,時薪一小時一百。我第一個念頭是,工讀生的時薪搞不好比我一天的薪水還高,那我自己下去做好了,其實很氣。然後就「嗯,嗯,嗯」把該問的問完,說再見。

後來我靜下來之後想一想。如果格瓦拉還沒死,看到他的肖像被印在衣服或杯子上,不知道會怎麼想。我接下《無米樂》台南場的原因是期望讓任何可能性萌芽,讓更多人看見《無米樂》!因為唯有被看見,才有任何的可能性會出現,即便是看完《無米樂》後吃飯都吃光光,或是以後買米都買台灣米,這都是可能性的一種。

所以週邊商品的訴求到底是什麼?我們需要崑濱伯的福米袋幹嘛呢?作紀念嗎?還是保平安?對我來說,想了一天還是很疑惑。(其實電話也沒講的很清楚有什麼東西,只記得有桌曆跟福米袋,我對桌曆這個東西很感冒。所以各位請聽我說,如果你有錢想買這些商品,我比較建議的是你用150元跟我買票去送給有緣人看《無米樂》,我會很樂意幫你找有緣人的)

所以我打算把工讀生的薪水都黑起來補貼家用,不擺攤。週邊商品當作大放送送給去國賓戲院看《無米樂》的人,反正上頭公司也不會下來視察。哼!管他的,一張票就是只賣150(不過要跟我買,請聯絡我fans061@yahoo.com.tw、0929619103,國賓賣200),什麼30人或10人團購,去他的。(難不成上頭公司會看到我的網頁嗎?請不要告密)

還有,今天接了好多電話。試映會5點半在百達那場還可以有一點座位,有興趣者請速速報名,另一場則滿了。感謝各位熱情支持。(不要再跟我說你想吃便當了,我會很生氣與難過,我希望你注意到的是《無米樂》。)

感謝今天遇到的每一位朋友,希望明天試映會順利,週末我來好好寫一篇文章。感恩!

(這張照片是我跟辛苦的被我壓榨義工在黏自己去做的台南資訊在只有台北場資訊的《無米樂》大頭DM上。)




(還有,為什麼一般人看到照片,就會直覺中間的人是我呢?想不通。不過我也不想讓人知道我是哪一個,除非你來跟我買票吧!哈!) P.S 請務必看此討論串的所有回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