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5月1日 星期日

電影‧人生‧夢





2004年要再會了,回顧與自省。

回頭想一想,停留在殘破記憶中的第一部電影是由齊秦與楊林主演的《新阿里巴巴》。我依稀記得的是滑稽的「芝麻開門」動作與觀賞完後雀躍不已的好心情,那可是人生第一次進戲院看電影耶!

在漆黑戲院裡牽著父母的手尋找座位,被叮嚀著不許講話,認真觀看著螢幕上的阿里巴巴、大盜、神燈,臉部表情隨著劇情變化,心情也隨之起伏…人生中有很多的「第一次」,而關於「第一次」也實在有太多深刻的記憶與眷戀,不論何時回想起來,仍然歷歷在目。而最近某電視台常重播此片,仔細端詳了一下,齊秦和楊林當時清純的面孔與現在相比卻也看不出太大的差異。只是,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再看過那種大場面、神話式的逗趣台灣電影了。

孩童時代的《新阿里巴巴》讓人印象深刻;國中時代的《侏儸紀公園》熱潮則是擠爆了整間戲院;到了高中則是轟動世界的《鐵達尼號》,當時購票還得大排長龍,我坐在第一排「仰望」螢幕,跟心儀的對象一起對著傑克與羅絲堅貞的愛情故事感動不已…

大學階段則是必須與從小到大的死黨告別,到他鄉求學的「獨立時代」。看著志願卡上自己用心圖滿的黑色方格,而那些黑格所代表的「企管」、「國貿」、「大傳」、「財金」…,對於懵懂的我,只知道那代表了可以上大學,可以體會高中老師們常說的美好生活,心裡也想著能有學校念就不錯了,後來分發到了離台南老家不遠的高雄某大學去了。

大學的前兩年,我整日鬱鬱寡歡,由於志趣不合,翹課、作弊樣樣來,搞得被學校給二一,差點慘遭退學(校規為雙二一制),但我還是不知反省,大二上搞得還得去跟老師求情,卻還是生死未卜,緊張萬分,對於愛面子的我,那是一段好難堪的經驗。而當時父母居然開明的對我說:「上帝關了一扇門,但會為你開另一扇窗」,原本愁眉深鎖的我突然豁然開朗,像獲得了寬恕一般,積極的開始思考真正的志向。心一橫,去台北考轉學考吧!

考完試後跑去西門町逛逛,走到了頗負盛名的「絕色影城」前,居然上演著極被讚揚的老片《新天堂樂園》(完整版),從前總是在電影書與別人的耳語中才能聽見的電影,居然被我碰上了,二話不說的購票準備進場。入場前,我看見有一位觀眾在散場後哭到不能自己,臉上滿是淚,我就帶著些許的好奇進場了。

我相信《新天堂樂園》對於每個愛好電影的人都有著不同的意義,而在我觀影的過程裡,卻從來沒有過那麼飽滿的影像經驗與情感,我好感動、好難忘,腦海裡浮現過去自己一次次與戲院、電影的巧遇經驗,是回憶卻也像是夢,我煞那間明白了那位觀眾的淚,同時也像被啟蒙了,引發出了對於電影更強大的熱情。

回到現實面,對於轉學考果然還是不行,只好回到原校繼續就讀。但《新天堂樂園》對我影響實在太深,也讓當時的我熱血沸騰,積極的想要在校內推廣電影。我開始在校內籌備電影社的成立,期望影像帶給我的感動與轉變,也能散發給其他人,對於未來,也有了清楚的認知。畢業那年,我跨科系考進了理想的影像相關研究所,心中的那股雀躍悸動,一輩子也難忘。

然而與北部相較,南部的電影資訊實在少的可憐。「真善美」、「絕色影城」所上映的歐洲佳片,實在羨煞了所有南部電影的同好,於是我們只能相互支援,分享著各自的珍藏。看著電影書籍中所描述的新電影時期,嚮往著過去電影的美麗倩影與帶給社會的強大衝擊力量;又像發現寶藏般不停翻閱早已停刊的「影響」雜誌,看著影評界百家爭鳴,宛如百科全書般的電影聖經,書本一頁頁的翻著,細數著那來不及參與的年代,心中除了激動澎湃,卻也滿是遺憾。而現在,台灣電影榮景不再,不論怎麼重看當時轟動台灣的《悲情城市》DVD,也很難體會當時社會氛圍所造成的特殊觀感。侯孝賢、楊德昌等新電影時期名導像是對新世代的青年有著代溝,人人喊怕,而可以讓新世代青年們引以為傲的「新」台灣經典電影卻仍然遲遲不肯出現…

看著高雄的電影圖書館蓋好並有了一定的成績,回到故鄉台南,卻發現時常光顧的二輪戲院生意還是一樣冷清,而原本就慘澹經營的幾家本土戲院,也因為「華納」、「國賓」、「UCI」影城的進駐,而紛紛拉上鐵門休業,過去因電影產生的美好情感也隨著戲院的崩壞而消逝。那麼還有什麼是永恆不變的呢,或許是被印記在膠捲中,齊秦與楊林俏麗的臉龐,傑克與羅絲永恆不變的愛情神話吧!

我習慣用筆記下生活中所觀看的每部電影,偶爾寫寫關於電影的文章。不論未來電影將會是如何,我希望還能為電影做一些努力,還能想像一個美麗的電影夢。

我始終沒忘記到底為什麼那麼喜歡電影,那是一種初衷。
因為我一直深信,電影裡蘊含著一種神秘的力量,那是可以撼動社會與改變世界的力量。

(P.S 此文寫於2004-12-21 刊於台灣電影筆記)

1 則留言:

  1. 我開始好奇你愛電影的起緣

    所以我又回頭看到了這裡



    我第一次的電影院經驗竟然是跟表姐跟他的男友一起去看 "養鬼吃人"!

    在高雄, 當時候好小, 我還坐在表姐跟他男友的中間

    然後表姐看得很害怕; 我看得津津有味, 眼睛瞪得大大的看 XD

    覺得電影院真是一個很讚的空間, 竟然讓小小的我如此沉溺入戲

    回家後沒多久, 表姐的男友就變成表姐夫了!



    <>我也是在台北絕色看的!

    那份感動確實很很巨大阿!! 掉了好幾斤的眼淚...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3:48 AM)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