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7年6月12日 星期二

金穗獎後記(一)



距離評審金穗獎影片已經有好長一段日子了,目前金穗獎正在台灣各地巡迴映演中,正式獎項的結果在日前也已公佈了。http://www.im.tv/vlog/personal/685351/1764933

我當然對某些結果摸不著頭緒,覺得納悶,甚至不滿,可是又無可奈何。唉,只好寫文來發洩發洩。


實驗類

實驗影片該如何解釋或定位一直是個難題,這大概也是近幾年來許多影展的實驗類作品都從缺的原因。然而,對我而言,實驗影片在類別上,扮演著一個相當吃重的角色,它的興衰代表著當代創作者對影像的思考向度及想像力。

我以為,一部優秀的實驗影片必須能為既(舊)有的影像領域,開創拓展出新的可能性。而這個可能性,除了影像本身,還更要能擴展到所謂「觀看」的本質上。也就是說,它挑戰了我們怎麼去看,以及如何去看一個影像作品。



因此,我的首選是一鏡到底,並僅有三分鐘的《看看我》。這部影片以二手電視行為背景的短片,似乎有意識要強調媒體之於常人生活的侵入性。透過近乎偷窺一個觀看電視的女子,我們見到許多現實的人物竟如魔術般穿梭於現實、電視中。在導演刻意如噪音般的音效干擾之下,更強化了一種我們「看」女子、女子「看」電視的雙重弔詭關係。而其中有個相當戲劇化的片刻,有個女孩想跳坐到女子腿上一起玩耍時(似乎挾帶著某種親情),女子居然還是那麼專注的看著電視,這個突如其來的片刻,讓我驚覺到媒體究竟奪走了我們什麼,更讓我想起布希亞提出的「超真實」(hyper reality)。

《Happy Birthday》則在幾個主角的喃喃自語中展開一段漫長的旅程,言語無味又故作姿態,近乎一場災難;《題紅葉》在跨越時空的設定下,暗示了溝通失效的無奈,影像上尤其出色,但在敘事上卻有些保守;而瀰漫著鄉愁與詩意的《舊金山未遂》,則用了太多的文字贅述;《蟻城》則除了文字贅述的問題外,將台北人們喻為螞蟻的概念,則有點像是講的透徹明白、比擬得當的譬喻白話文,少了開放的解讀空間,也少了實驗影片應有的生猛活力。


劇情類

是否用35釐米或是DV當作創作素材,對我來說其實不是考量的重點。一個故事是否能引起他人的興趣或共鳴,甚至是打動人,這才是我所在意的。

在劇情片類中,其實有相當多影片暴露了敘事的失敗,甚至每每總必須用字卡或是過多的對白來彌補影像上的不足,這顯然是創作者缺乏自信的徵兆,一但出現的頻率過高,不僅會干擾觀眾,也會打壞影片的氛圍和節奏,特別是在學生作品裡最常出現這些問題。(《女神》在這方面有著最為嚴重的缺陷。),


《女神》劇照

像是得了最佳劇情DV的《一部電影》。這部用黑白影像編織而成的十分鐘短片,將藝術、生活、愛等主題串聯在一起,在一片冀望結構嚴謹、敘事穩當的「劇情片」中,它確實顯得相當灑脫與獨特。然而,敘事上雖仿效默片,可是卻用了過多的字卡來闡明劇情,顯得畫蛇添足。而我有點納悶的是,這部片在各個主題上都只是像蜻蜓點水般的淺淺帶過,說的更嚴重一些,它的劇情薄弱,結構零散,我以為會有其他更好的作品更適合最佳劇情DV獎才是。

除此之外,當然也有所謂「相當自溺」的影片,我特別要提的是《結婚》。這類空泛而且近乎夢囈的影片,說穿了只是在創作者的內心存在著,完完全全切斷了與觀眾的聯繫。這部影片居然獲得了首獎,我非常非常非常的不解!金穗獎竟然鼓勵這樣的作品,請給我個理由。



《一部電影》劇照
--


夜深了,我累了,這樣寫下去會掛點。
預計10天後將出現紀錄片類、動畫類,還有一些相當值得一提的劇情片。


然後,金穗獎目前正在巡迴,週末就到台南摟!
http://www.ctfa.org.tw/29GH/movieshow3.htm


4 則留言:

  1. 好久不見這樣帶種的評論!!!



    有同意也有疑問

    有關"自溺"式影片

    個人覺得自溺非不可取

    但總是要自溺得令人有所感有所創新

    並非每部片子都要與觀眾有所聯繫

    創作為私人情感的置放媒材並非不好

    日本河瀨直美

    還有一位有名的華裔女導演(忘了名字)的片子就屬此

    沒看過"結婚"

    不曉得他自溺得如何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5:44 AM)

    回覆刪除
  2. To ss & Milstein:



    真傷腦筋勒,該怎麼說呢?「自溺」當然不是不好呀...

    特別是當影片真的能真切反映作者某些生命狀態的同時,

    這顯然就會是一個重要且有意思的創作。(無論對誰而言)



    站在一個觀眾的立場,當我在閱讀這樣的作品時,

    我期盼能夠進入作者內心的情境,經由影像的種種,

    去體會了解他的焦慮、他的心情、他的慾望。

    (但我必須說,這種理解的過程一定會因為個人的成長經驗不同而有所侷限)

    可是,可是,影片先生小姐,

    請你不要故弄玄虛呀!不要故作姿態呀!



    你一定要誠實呀!誠實誠實誠實啊!



    《結婚》在我看的過程裡,一直有種相當不舒服的生理感覺。

    當然,我不否認影片的燈光、美術、場景,或是攝影都有著一定的水平,

    可是除了這些所謂技術面外,其餘所剩的不外乎都是夢囈式的隻字片語。

    (關於這裡,我一直聯想到《一年之初》一場關於過去、現在、未來的無病呻吟)

    我實在難以接受這樣的表現方式,或者更嚴厲的說,當這些技術與對白被抽離了之後,

    我看不見有所謂的「核心」在支撐著影片,它鬆疲而無力的癱軟在螢幕上,

    我對此再也提不起任何興趣。而我認為這個主要的原因(核心)就在於「情感」。

    (對我來說,《酒店小姐的麻將派對》也缺乏著同樣的東西。)



    自溺的影片

    請你們允許我

    輕輕地剝開那外在華麗的詞藻衣裳

    然後

    偷偷悄悄地

    於黑暗中

    接受你們所贈與的生命內在能量

    衝擊



    洗禮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3:51 AM)

    回覆刪除
  3. 為何影像創作要問的是觀眾?而不是問自己?我們是為觀眾創造電影還是

    位自己創造電影? 我是支持著後者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3:51 AM)

    回覆刪除
  4. To 林貝貝 :



    我想著其實創作這事情也不是這麼容易就被「二分」的吧!

    讓我隨便來舉個例子。



    現在我有一個很心愛的人,然後我想創作出一個東西獻給她,

    也許是愛情電影,也許是情書,

    那麼請問我這是為了「她」的創作呢?

    還是為了「我自己」的創作?



    創作者的內心裡會有很多很多的想法,這些想法可能並不單純關乎自己的內心深處,

    更多的可能是對這個世界、社會上的某些現象做出的反思或觀察。

    電影就是用影像把這些東西表現出來。



    可是這些東西,應該是無所不包的,也一定包括了「娛樂」,

    就像某些導演聲稱他拍電影就是要讓觀眾開心大笑。



    但我最怕的真的是那些故弄玄虛、玩弄觀眾的電影。

    剝開外表以後,結果卻發現裡面什麼都沒有,空洞,連情感都沒有。



    電影創作者想拍什麼樣的電影都是ok的,

    想賺錢、想帶給觀眾感動、想讓大家哈哈大笑。

    只要那是你真正想做的事情,都很好呀!

    對此,我繼續老調重提:



    「拍你真正想拍的,不要背離自己的原則。」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3:59 AM)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