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3月3日 星期四

再會吧!2004

若將2004年稱之為「台灣紀錄片年」,我想一點也不為過。要在台灣看到紀錄片早已不是件難事,紀錄片不僅穿雜在年頭到年尾各種大小類型不一的影展,更在各縣市的社區大學裡開了相關課程,而即便總是映演劇情片的戲院,也紛紛被紀錄片攻佔了。從2003年的金馬獎最佳紀錄片《跳舞時代》在去年五月台北總統戲院上映興起的大旋風開始,而後更有《歌舞中國》與九月登上院線的「全景映像季」,而由全景傳播基金會攝製的《生命》一片,更成為台灣國片的票房冠軍,當紀錄片的票房居然可以成為一個國家全年國片的票房冠軍,這種現象全世界可能僅此一家,也透露出了台灣劇情片不振的事實。在國外的部分,片商更引進《麥胖報告》、《駱駝駱駝不要哭》、《華氏911》,挑戰刺激著觀眾們的視野。

然而上述這些影片名稱與各影展首獎(如:《無米樂》、《再會吧!1999》、《25歲國小二年級》等等),已是較為人所知的幾部影片,而其實還有更多也許是沒有大製作、沒有經費、或是必須單打獨鬥而攝製完成的紀錄片,但各面向上的差異與限制並不代表影片有著優劣勝敗的差異,如果每個人的觀影經驗是獨特且不可比較的,那麼我想紀錄片也是如此。好萊塢的影片總是喜歡宣稱他們花了幾億經費的投資,但拍出來的影片卻不見得是部佳片,相對之下,紀錄片的確是小的精巧、也小的可愛。

拍了一部電影如同寫了一篇文章,傳達著自己對世界的觀感,能讓更多人看見是一種榮幸、也藉此機會看看他人對於你的理念有何看法。在今年(2005)元月11日的聯合報上,有著一篇「紀錄片出頭天,挺進大銀幕」的報導,其中寫到包括《石頭夢》、《翻滾吧!男孩》、《貢寮!你好嗎?》、《無米樂》都可能登陸院線,而《海洋熱2》好像也有此打算,如此一來紀錄片攻佔院線的陣仗遠比前一年來的更加龐大,更像是成為一種趨勢浪潮。紀錄片長期屬於小眾,期待讓更多人觀賞的心理是可以理解與認同的。若是秉持著「想讓更多人看見」的原始主張,那麼上院線放映實在不是唯一讓人觀賞的途徑,尤其是走在這條與與商業利益有弔詭拉扯關係的道路上。

台灣的電影環境不佳,紀錄片更多是獨立製作、獨立發行,因而整體環境顯得更加不良,國家或公共電視等所釋放出的資源,往往成為紀錄片工作者所欲爭取的資源,縱然有著這些補助,但仍多是僧多粥少。上述將會上映院線的幾部影片是台灣紀錄片中少數中的少數例子,而其他的影片只能想盡辦法在影展中曝光,用打游擊的方式在台灣巡迴播映,這些被忽略的影片,其實更應該讓人看見,也受到更多鼓勵。對紀錄片來說,若要說2004年最值得讓提起的事件,實在就是「紀錄片上院線」。雖然已非頭一遭,但卻也因為有著外力干涉,讓紀錄片格外引人注目。

到了一年的末端,或是另一年新興之時,人們總喜歡做一些回顧,想想在過去的365個日子發生了哪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事。這些事往往有好有壞,想起好的事情時,便會期待在新的一年裡能繼續出現,想到了極糟糕的事情,也會希望在跨越12月31號之後,藉著喊出「新年快樂」,再給自己一次機會,一切重頭來過。回顧,很重要的一點是為了反省,讓自己更加進步。翻翻筆記本,回想起2004年所看過的紀錄片,我欣賞《這一刻,我旋轉》的純真信念,《再生計畫》的勞工精神,也對《貢寮!你好嗎?》裡的抗爭動容不已,更對《生命》一片所掀起的論戰感到激動澎湃,回顧過後總常常還陷入那個剛看完影片充滿熱力的當下。新的一年,雖然沒有任何期待,但可以想見的是台灣紀錄片將會從原本屬於「地下」的,漸漸冒出頭來,讓我們聆聽更多不同的聲音。

(寫於2005-01-21 原文刊於《紀錄片映像報》第七期 http://maillist.to/documentary)

個人2004喜愛的十大紀錄片
1.再生計畫
2.貢寮你好嗎
3.嚇我一跳
4.這一刻,我旋轉
5.部落之音
6.極樂迷幻之旅(紀錄片雙年展)
7.消費失序(紀錄片雙年展)
8.法與情(紀錄片雙年展)
9.記錄人生(紀錄片雙年展)
10.夢斷耶路撒冷(紀錄片雙年展)
11.遍體鱗傷(紀錄片雙年展)
12.麥胖報告
13.華氏91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