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14年8月28日 星期四

藝遊南非之十一:以動物園為句點

南非的友人JACK是德班影展的選片人,每年他都會盡量推薦台灣電影到該影展來,而今年沒有任何台灣電影入圍,我反而成了唯一的台灣代表,還在影展舉辦的Forum上被列為正式來賓,以英文講了五分鐘亞洲紀錄片影展的概況。

這趟來南非前,JACK告訴我,每年他都會招待台灣影人去看野生動物,這是來南非必去的行程。本次除了我之外,還有鹿特丹影展選片人Gertjin和威尼斯影展選片人Paolo Bertolin,我們四個男人就開車前往距離德班最近的Hluhluwe野生動物國家公園(正確發音類似:修威威),進行三天兩夜的動物之旅。

在入園之前,園方已經公告了幾點要注意的事項,譬如千萬不要下車,遇到大象要保持安全距離等等。

我原本想像中的動物園,應該是像木柵動物園那樣,動物經過某種方式對外「展示」,但南非的野生動物園卻完全不同,進園必須開車,因為公園的腹地非常非常大(也許有半個台北市那麼大吧?),放眼望去,有山有溪有河,公園內有柏油路讓車通行,而動物大多在草原叢林間自由自在的生活,有點類似電影《侏儸紀公園》,開著車去找尋動物的蹤跡。 

在公園裡,也有服務中心、餐廳和住宿區域,我們住的是四人的小木屋,設備非常齊全舒適,還有廚房和客廳,於是我們四人的行程是白天找動物,晚上回到住處烤肉、聊天,彼此成為好友。 

JACK告訴我們,運氣好的話,可以看見很多動物;但運氣差的話,一天可能連一隻動物都看不到,來動物園真的是碰運氣。幸運的是,我們頭一天傍晚入園就看到了俗稱「Big 5」裡面的四種動物,之後的兩天更是收穫滿滿。 

園方也有提供搭車和步行的導覽,一次約300蘭特。我們試了一次Night Tour,晚間的園區非常寒冷,大家都裹著一條毯子;白天時,JACK則開車在園區裡亂逛,眼睛要睜亮點,注意力也要集中,才不會錯過動物而不自覺。

車子緩慢地開著,看著獅子、水牛、大象、犀牛、斑馬、長頸鹿、鳥就在身旁,真有種超現實感覺,難以置信,這些動物是如此美麗,充分感受到南非對待自然與動物的尊重,讓牠們以原來的生活方式生存著,認識牠們原來的樣子。 

發現動物時,我和Gertjin總是較不怕死的兩人,總希望能再靠近一點,再停留久一點,看到大像穿越馬路時,我們甚至下車去拍攝,而Paolo則在一旁驚魂未定,從中也看到每人個性的不同。 

但不知該怎麼形容,這些動物,還有園區內的原始氣氛,讓人有一種放鬆和被療癒的感覺,能夠解構你日漸慣性的思考,重新給予能量。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動物的生理或心理距離都變得極為貼近,能彷彿把你拉進了一個極為單純的世界。我也明白了為什麼在非洲或其他國家,看野生動物(南非稱這個為「Game」)的活動總是非常盛行。 

三天的旅程,我們帶著滿滿的回憶而歸,然後踏上各自的歸途,互道再見,改天在某處、某影展再相見;這也是我此趟南非之行,最最完美的句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