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13年5月4日 星期六

《人間有你》:之所以為人的複雜與難為



2012年下旬,我前往南韓參加DMZ紀錄片影展,眾多影片中,最令我難忘的,是越南紀錄片《人間有你》(With or without me, 2012),此片受邀在今年5月的新北市電影節中播映。

《人間有你》以兩位男子為主角,講述的是越南西北部靠近寮國邊界的奠邊省(Dien Bien)的故事。居民們長期以種植罌粟為主業,90年代時越南政府甚至向他們大量採購,直到聯合國進駐時才開始禁止,但居民們仍偷偷種植,染上毒癮(當時他們甚至不知這叫作海洛因),在最貧困的時期因重複使用針頭,爆發大規模愛滋病傳染。對此,他們以平靜的口吻說道:「在這,因愛滋病而死沒什麼大不了,是平常小事。」

主角和該區大多數人一樣,愛滋與毒癮成為揮之不去的宿命課題。片中有兩幕格外令人心酸,其一主角躺在床上呻吟,努力地想戒毒卻總是半途而廢,妻子在旁安撫著他,也坦誠了自己的壓力與心情(希望與其他正常家庭一樣生兒育女);另一位主角則虛弱地躺在床上,講述噩夢情境與被驚醒的經過,恐懼生命不知何時逝去,發怔無助地望著天花板。在微弱昏黃的光暈下,影片特寫了主角手指的焦慮擺動,一陣複雜的矛盾情緒直上心頭,這一幕也是結尾。

面對這樣的題材,《人間有你》沒有採用旁白與配樂,毫不濫情煽情。影片真正產生力量的,是來自導演的細膩與同理心,縱然只是旁觀傾聽不涉入,但在拍攝關係上極度貼近主角,也關切家人與朋友,強調他們的外在生活與內在心情;同時,在處理題材時避免陷入價值判斷,使得影片跳脫出類似題材作品總強調的悲苦或勉勵,清楚地呈現了人在這種情境中難以被簡單定義的真實狀態。

縱然病痛就像牢籠,癮症如同罪刑,他們仍為了生存而與命運積極對抗,但有時也會氣餒地放棄追求生命意義的權利。這正是《人間有你》的價值所在,影片不以題材限定看待人的方式,不因人感染愛滋病與毒癮而否定其生命意義。在生命隨時會凋零的陰影下,影片所揭示的人性是多面且非單向的,不止樸實深刻,更難能可貴的是,也讓我們有機會看見人之所以為人的複雜與難為。


--
《人間有你》@2013新北市電影節
府中15
05/04 (六) 21:00
05/16 (四) 19:30
05/17 (五) 14:4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