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8年3月2日 星期日

大選‧投票‧怎麼辦?



從小時候開始,我就被教導投票是國民應盡的義務。要選賢與能,選一個能為國為家做事的人!

慢慢長大後,一直到了現在,目睹了好多政治的齷齪面。無能昏庸就算了,弊案貪污也一堆。我還記得我人生裡的第一次投票,正好是兩千年的總統大選。那時候真覺得我的那張「票」是很珍貴的,我投下的票一定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也要選一個能將台灣治理好的人。我的心情很沉重,我天真的以為我的一票可以改變社會,讓社會更進步,往正面的方向挺進。

現在想起來不僅幼稚,也真是無力,我對於所謂的「政治」漸漸冷感。每次都推出那麼糟糕的候選人給我們選,然後分成國民黨、民進黨。到底是怎樣啊!黨說什麼你們黨員就要做什麼,那真的是很蠢的事耶。而且明明有時候知道黨的決策是有問題的,還要硬著頭皮幹下去,自己一點主見都沒有。每次都以黨為尊為重,這和跟過去以蔣為首,或中國共產黨喊著「毛澤東萬歲」,精神上根本是一樣的啊!(莫非黨就一定代表著你們的理想嗎?我才不信!)

不過這篇雜文不是要來批評政黨或候選人的,那根本罵不完。前幾天,我和許久不見的朋友一起吃宵夜聊天。談到了總統大選要投給誰的敏感議題。

朋友A撥撥頭髮:
「我應該不會去投票吧!我大部分時間都在工作,忙著自己的事情,對政治沒有了解。如果我要自己去投票,那我會覺得我是去亂的,因為我對雙方的政見一點概念都沒有。我總覺得要對各方面有全盤性的了解,然後去比較雙方的政見,那個比較有遠見,或是可以讓台灣更好,這樣子去投票會比較有意義吧!可是我只比較懂商業的部份,所以我還是不要去投的好。」

我想了想,挺有道理的,接著說:
「不可能阿,因為每個人都有侷限性,這是正常的。很難去全盤的看事情,因為這又不是一個事件。我覺得,這個社會每個人最在意或最關心的事情肯定都不一樣,像有人就關心商業、經濟;有人關心人權、社會福利;有人關心藝術、文化發展。所以這些人投票時,也許就會比較雙方的政見,哪個對自己比較有利的,投票就會反映在那上頭。」

「也許你會說,這樣如果看比例,社會可能會變成重商主義,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可是也別忘記,有時候社會也是會有另外一種制衡的力量出現的,譬如蘇花高要蓋了,可是環保的聲音就抬頭了。譬如法國大革命,其實也不是經濟或金錢導向,而是人們想要擁有一個自由、平等、博愛的國度。」

朋友B皺起眉頭:
「你這樣講是一個理想狀態啦!但事實上,事情複雜太多了,很多所謂意識型態的東西老早就深植在人們的心裡。像什麼本省外省人,統一還是獨立,愛不愛台灣啦。每每到了選舉,政黨就為了要激化潛藏於人們心裡的意識形態,把這些化成口號,鞏固與擴張自己的支持者。你以為投票是一種自由意志的選擇,其實根本不是,那根本是個毫無理性可言的動作。」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好慘,怎麼覺得很悲哀。而且我覺得每次選舉,候選人都是瘋狂的去貶低對手,好像只要把別人壓低自己就會長高,都端不出什麼具體的政策,真的是很沒格調。」

朋友A:
「是阿。不知道耶…,我想我還是不會去投票吧!」

朋友B:
「嗯阿。怎麼辦?」


三個人望著碗裡未被豆漿稀釋的砂糖,低頭不發一語,時間滴答滴答的過去…。

沉默與無言以對,大概是到了每次選舉期間,我們共有的心情吧。



--
阿扁當選後,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我記得爸爸一直守著電視,開票結果公佈後,黑藍的夜空綻放出七彩的煙火,氣笛聲不絕於耳,屋外的四周好像還有人開心的放鞭炮慶祝。爸爸笑顏逐開,一直對著不懂世事的我說:「台灣變天了,台灣人出頭天了!台灣人出頭天了!」

用放馬後砲的角度來看,天曉得爸爸在高興什麼。


不過這個政見發表倒是很中肯,外加超好笑!台灣如果出個這種人,不知道會不會選上。

要是你們以為選舉可以改變一切的話,就大錯特錯了。

10 則留言:

  1. 我身後有道閃電貫穿畫面

    一切謎思都解開來的感覺



    選舉本身居然是完全無意義啊!!!!!!!!!!!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4:22 AM)

    回覆刪除
  2. 我覺得自己看得挺開,

    對政治人物要求也頗低,

    不能覺得大家都很清高不愛錢不愛權,

    但是希望他們得到自己想追求的金錢跟權力的同時,

    也能做點事情回報選民的支持,

    互相交換這樣就夠了。



    用政見來選擇候選人,

    是崇高的理想主義表現。

    不過他們端出來的政見吸引的不是對政治社會有熱情的選民,

    政見的本身已經區分了背後支持的選民,

    很多時候看起來蠢,

    但對於某些深藍或是深綠來說,

    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4:22 AM)

    回覆刪除
  3. 其實我覺得看“白木怡言“的時候

    心情蠻好的

    蔣友柏寫的正是現代年輕人的心聲......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4:22 AM)

    回覆刪除
  4. To kellykiwi:



    好久不見最近好嗎?



    (以下表態)

    老實講,我的票一點都不可能投給國民黨,

    即使是有著才華或能力出眾的人選,

    那都不可能獲取我的選票。



    除非他們願意承認在歷史上曾經犯下的錯誤,

    並為那些受害者道歉,還他們一個公道。



    我總認為國民黨是沒有檢討力的政黨,

    就像先前因為「白木怡言」裡的文章攻擊了某人,

    就有國民黨裡的大老出面來說小孩子沒禮貌...等等,

    事情的道理要再先,不是一開始就用輩分、階級、資歷來壓人。



    我相當討厭這樣!



    再者,因為我最近在研究SARS事件。

    發現當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先生完全沒有能力處裡這個危機。

    錯誤的政策造成恐慌,而且也枉死了不少人命。

    真的好可憐,我光看資料都快掉眼淚了。



    但是,民進黨也沒好到哪去阿!

    我覺得他們像是國民黨的寄生蟲。

    或者說,有種床頭吵床尾和的感覺,

    彼此像是一對鬥嘴冤家,

    為了彼此而存在著,

    雖然吵歸吵,但利益還不是都給你們分去了。



    真是要命。

    選舉真討厭!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4:23 AM)

    回覆刪除
  5. 看到木材兄的這篇文章,讓我忍不住浮出水面寫下留言



    你文章中提到的情形,相近的對話內容就發生在我身上。

    和朋友聚會、聊天,每次聊到選舉話題,原本輕鬆的氣氛,

    在幾個意見相左的友人的討論下(雖然大家都是以溫和的口氣對話),

    就會開始嚴肅起來,而往往到最後,就是一陣沉默

    因為大家都明白,討論過後的結果,不論是自己支持的那一方,或是對方的候選人

    都不是一個能讓自己安心投下選票的選擇



    這其中關鍵就在於,明明眼前看到的是兩顆很爛的蘋果

    結果卻硬是要選出一個"相對比較不爛"的,硬是往嘴裡塞

    這種感覺真的很可悲,也造成我週遭很多同一個年齡層的朋友,乾脆就放棄投票



    我也很認同木材兄提到的,明明選舉真正對象是台灣人民

    搞到最後已經變成兩黨候選人在搶著爭總統寶座這塊大餅似的

    很懷疑這兩位候選人,到底有誰真正把台灣利益擺在黨團與個人之上的?



    大選快到了,想太多感覺很頭痛>"<

    還是來去看木材兄介紹的紀錄片比較實在,至少不會被政治口水噴的滿臉都是



    一個長期潛水在木材兄網站的忠實讀者留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4:24 AM)

    回覆刪除
  6. 我是確定不會去投票了,原因跟版主一樣,國民黨打死我都不會投給他,但是民進黨偏偏又

    在擺爛,真的很火大。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4:25 AM)

    回覆刪除
  7. 反正結果一定得有人出線,如果真要選擇一個結果,那我會用手中的選票讓國民黨不要復辟!

    當沒國民黨這塊腐屍的時候,民進黨這隻寄生蟲自然就會餓死,他想存活自然就得自己找出

    路.

    我猶記木材兄112請我投綠黨一票的時候,我好像是跟你說"等國民黨消失,我就會去支持重

    視環保的綠黨"

    以上是我看兩黨的態度.

    ---------------------

    以下是我看為何會有人決定不投票的感想和建議...

    台灣許多的紛擾,都來自於台灣還不是正常的國家,每天有個惡鄰居再騷擾著我們,才讓選舉

    搞成如此!

    這次,先別讓得來不易的台灣民主走了回頭路,等到台灣走向正常化國家後

    我們自然可以有別的思維和選項了,不是嗎?

    這麼早就先放棄了自己的一票,是否是跟自己的未來過意不去!?

    不管政治,但是政治永遠在管我們.

    中國政府可以封殺李安跟湯唯在中國電影界的發展空間.這種事情不是不可能蔓延到台灣來

    的!

    如果真要詮釋台灣400年來的一切,我只能用"悲哀"兩個字來形容.但既然是予生俱來

    的"命",那為何不用我們所擁有的選票,來創造它未來的"運".



    當滿臉憂愁的老阿伯老阿嬤,看到我們年輕人走上街頭,回應的盡是"將來就靠你們了~未來有

    希望了"等等的話, 而我感受到的,也盡是他們對台灣將來的憂心,對後代子孫的責任感,而

    不是他們自身的利益.再看看他們都雙手,他們的雙腳,我汗顏了!!



    希望再選前的前兩天,這篇短短的留言,還來的及可以給大家多一個深思的參考.謝謝!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4:26 AM)

    回覆刪除
  8. 我讀了樓上外星人的想法後

    眼淚就飆了出來



    正論一票 !!!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4:27 AM)

    回覆刪除
  9. 親愛的各位



    最近我的電腦出了許多問題

    因此要上網好好的打字非常的不方便

    事實上我很想繼續寫些關於選舉的文章



    我想我要投給1號的謝先生已經是非常明顯的事實了

    在這篇文章po出來沒多久後

    前前後後又發生了許多事情

    特別是我非常重視的西藏事件



    或者說

    已經到了重要的關頭

    我們不得不作出政治性的表態

    這種表態

    不再是濫蘋果選要選哪一個好呢的心態

    而是在找尋這兩組候選人裡面那些可以讓人徹底懾服的核心價值



    在1號謝長廷先生的身上

    我喜歡他所說的人權、民主、自由

    以及對於台灣主權獨立毫不妥協的堅持

    甚至還有他很坦然的面對自己的政黨過去所犯下的錯誤



    縱然他還是會攻擊對手

    氣度顯得不太夠

    但光是這樣誠懇的態度

    我認為它具有反省的能力!

    而反省的能力才是進步的基石

    我在國民黨身上完全看不見這樣子的事情。



    相對於某些人雖然說是含憤或含怒含淚投給1號謝先生

    我現在的心態上則是既然作出了選擇

    就應該給他美好的期待和祝福



    我期待能「逆轉勝!」



    台灣加油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4:27 AM)

    回覆刪除
  10. 真佩服你文章可以寫得那麼冷靜卻又感人哪。



    昨晚我爸和他朋友也是在首著電視機,得知選舉結果時激動得狂歡,我當下的心情與反應

    也跟你差不多…



    但是仔細想想,其實可以理解他們到底在高興什麼。在普遍人對政治厭惡冷感的台灣社

    會,選舉這回事似乎成為一種暫時的、虛幻的集體氛圍下的一場慶典,人們想像自己參與

    其中、投下的一票代表了希望、期待,期待自己的一票可以改造社會。



    這整個民主制度是有問題的:兩黨雖然都很爛,但是多數人還是相信政府的存在是必要

    的,公民的責任就只剩選出一個對人民比較好的政府-而政府永遠是贏家,人民是被動的

    等待「照顧和改造」。政府被賦予的權力大了,人們其實被限制了也忘了自己的能力、社

    群的能力。



    其實我要說的是不論如何,我們都在各自在一個實踐的位置上,是吧。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4:27 AM)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