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11月12日 星期六

《AV》:正經惡搞、荒謬勵志



香港電影《AV》無疑是此屆南方影展觀摩類片單中最受人矚目、也最引人遐想的一部片。套句時下流行用語,這的確是一部夠「瞎」的電影。

《AV》(2005)是以處女作黑色喜劇惡搞強片《買兇拍人》一炮而紅的香港青年導演彭浩翔的第四部(最新)作品。縱然作品不多,但這位向來以編導樹立個人風格的導演,在他的作品裡不僅僅可以發現強力的黑色幽默與經典的惡搞仿效,並且還帶有與現實世界極度脫離的誇張荒謬氣息。而《AV》這個故事就是這樣開始的 ─「每個年代的大學生,都有屬於他們自己的傳奇…」

在台灣,所謂的七年級生總是被貼上「沒有競爭力」、「草莓族」之類的標籤,而在香港,也有著相同的現象。《AV》裡的四個大學生一心想要做出轟轟烈烈的事蹟,他們緬懷著30年前大學生們對於學運、保釣運動的一致信念,但身處現代的他們卻是有志難伸,回憶過去,心中除了激動澎湃,卻也滿是遺憾。終於,私人之慾替代了家國之憂,A片的力量燃起他們的豪情壯志,決心從日本找來AV女優「天宮真奈美」拍A片,造就屬於自己的傳奇。

光是想像這整個追夢過程,就足以令人噴飯了。搭配上許多妙語如珠的對白與專屬年輕一代的奇想蠢事,更是增添了不少趣味。但導演彭浩翔可絕不八股僅僅的只講述夢想,他將這些看似無意義的搞笑行為,刻意賦予意義,以影射社會現實爲本質,表達了大時代下香港青年的失落與惆悵。

從片初的「香港青年計畫自雇貸款計畫」到正襟危坐的A片募款演說,說明了時下青年的無奈與急尋寄託;另外也藉著「有碼片」和「無碼片」(違法)中的馬賽克差別,來諷喻對於「真實」(現實)的不願妥協,借他人之口,告誡青年出社會後待人處世的奇異法則。同時也不忘調侃A片與電影藝術的關係,在片中稍稍的向俄國天師級的電影導演塔可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致敬,如在《Stalker》(潛行者)的影帶盒中放入激情影帶,也將自拍A片命名為《雕刻時光》(塔可夫斯基的書)…

一樣是對於夢想的追尋,但說《AV》是部勵志電影,恐怕會碰上衛道人士抨擊。A片在異性戀男性的成長經驗中,多半是只能在同儕間才能討論起的話題,而對上(父母)或對外(他人),卻是一個不能公開談論的「禁忌」。《AV》用這樣的主軸去拼湊夢想,不免對這過度勢利的世界做了一番嘲諷,說明著夢想沒有貴賤之分。

最後,不論成功失敗,這群大學生還是因為勇於實踐A片夢想而獲得了許多人生的體悟,恰好這也正是勵志電影的公式結局。而正當我看完電影自以為收穫滿滿的同時,陳凱歌自傳裡的一句話又浮上畫面:「當我們相信自己對世界已經相當重要的時候,其實這世界才準備原諒我們的幼稚。」

是的,《AV》其實告訴我們 ─「不論如何。這,就是現實人生。」

--
南方影展:http://cfma.tnnua.edu.tw/news.asp

1 則留言:

  1. 憲哥

    今天不對進喔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3:56 AM)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