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4月13日 星期三

交工經驗四部曲



前言:

這是我在2003年9月聽到交工樂隊解散時寫下來的幾篇文章。昨天深夜跟朋友聊著聊著,又談起了交工,於是想把這幾篇文章放上來,每每想起交工,真是蠻感傷的。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場交工演唱會,是在高雄醫學院的籃球場。那裡地方不大,有一個很高的遮陽棚,只要輕輕的運個球,整場就有很大的迴聲與震撼感。

那場演唱會大概來了80人吧,雖然人不多,但只要輕輕的一個鼓掌聲吼叫,聲音就可以放大十倍,於是整個場子熱鬧非凡,像是個千人演唱會似的。大家滿臉洋溢著滿足坐在地上凝望著台上的表演,而我一直認為聽交工的音樂,一定要坐在地上聽,一定要在戶外聽,才能體會那種野生、樸實的音樂美感。那一場實在很瘋狂,即便大家都不認識,還是可以像是一個大家庭一樣的狂歡。表演的最後大家手牽手不分你我的跳起「交工舞」,我心理好感動,那是我第一次這麼深刻的體會到音樂的能量。我像是在飛,像是幸福到了極點,整個人像漂起來一樣,牽著大家的手,熱情的哼著歌、跳著舞,飛翔、漂浮與滿足。

真的,那是我此生最難忘的經驗!

我把以前寫的文章貼上來,其實現在看了覺得很沒什麼建設性,不過就當作一種紀念、一個回憶吧!


第一部:交工樂隊:《我等就來唱山歌》


「交工樂隊」:我的精神導師

交工樂隊是利用傳統樂器搭配客家八音所改編出來的新樂風,稱為客家新民謠。他們的音樂總帶給我很多的省思與啟發,而且豐富我的人生。

我必須承認,交工樂隊的音樂影響我至鉅,從反水庫運動開始,利用社會運動的力量轉化成為音樂,也就是第一張專輯《我等就來唱山歌》,讓我這個外地人,從音樂當中能體會得知愛家鄉愛土地的那種精神,我一直以為那種為家鄉打拼的精神是外人不能體會的,沒想到,我居然從音樂裡體會到了。這種音樂的力量,是我以前從未接觸過的。

第一張專輯描述著反水庫時期所發生的種種,《夜行巴士》記一位老農搭著夜車上台北立法院抗議興建水庫的心情,當他們士氣不振,便有人開始帶領唱著山歌,振奮大家,提高士氣,邊唱邊喊著口號「水庫係築得屎嘛吃得」,聽著聽著,彷彿立法院前抗議的情景再現,歷歷在目,這種保鄉捍土的情操,令我感動萬分。

美濃是個農村,年輕人大都有自己理想,紛紛往大城市裡發展,於是村子裡只剩下老人與小孩,而反水庫運動開始,其中牽扯很多政治利益關係,他們熟知,只要水庫蓋了,他們的好山好水,黃蝶翠谷裡美麗的蝴蝶,都將湮滅,加上地層經過檢測後,並不是適合建水庫的地質,水庫建了,地下水就不見了,而美濃這個地方,甚至可能消失,水庫嚴重威脅他們的生命。而這些老人農民身上也沒幾個錢,他們為了捍衛他們家鄉,不惜搭著夜車,懷著沉重的心情,拖著年邁的身軀,上立法院前抗議,來到了台北,發現高樓林立,不見山不見水,盡是冷漠的臉孔,他們唱著山歌鼓舞自己,相信自己能拯救自己的故鄉。客家人只有在祭拜祖先和親人去世才會做的事情,竟然也出現在立法院前頭,那就是 ─ 「跪!」。

交工樂隊誠實的將這些情境轉化為音樂,但卻一點沒有折損這樣的意境,接觸了這張專輯後,我開始去了解美濃的文化與反水庫的過程,也結識一些美濃的朋友。我一直想,交工音樂帶給我感動,我也一直大力推薦他們的音樂,但除了這些,我到底還能為社會做些什麼?這也是交工一開始給我的省思。


第二部:交工樂隊:《菊花夜行軍》

2001年,交工推出了第二張專輯,名為《菊花夜行軍》,而這一年,他們的名氣漸起,也因前一張專輯獲得金曲獎的肯定,《菊花夜行軍》更是讓許多人期待與興奮。《菊花夜行軍》少了關於社會運動的陳述,帶了點魔幻的意味,整張專輯,有非常完整的概念,將所有歌曲連貫起來,腦中所結集的影像,活生生是美濃子弟的縮影與悲歌,更可以說像部真實的紀錄片,醉人且動容。

2003年五月,我研究所考試面試,教授問我將來想做什麼研究,我回答:「我想探究影像與文化之間的關連性。」語閉,另一個教授馬上問我為何對文化產生興趣,我依稀記得我內心的雀躍,因為我要講述交工的音樂故事給他們聽。在《菊花夜行軍》中,有首歌實在令我震撼,那是《風神125》,敘述著背負期望去大城市打拼的主角,在事業與愛情落空的情形下,一心一意想回家鄉種田,而他必須忍受著壓力,拋開面子,告別都市一起打拼的朋友,騎著風神125在縣道184上奔馳,祈求土地公讓路邊燈火熄滅,不要讓街頭鄰居看到他狼狽回鄉的模樣。當我聽到這,我眼泛淚光,當我們野心勃勃,急於出外開創自我天地,我們是否忘了我們內心中那塊最熟悉的地方,而總是當我們狼狽不堪,急需幫忙,我們才會想到那個地方,「家」。

《菊花夜行軍》點出了許多社會現象,也唱出美濃發展的困境,年輕族群一直外流,只剩小孩與老人,主角回鄉重菊花,在喝醉後到了菊花田,一直想到他的不得志,竟然開始對著菊花點名,並幻想要帶著菊花軍隊打破WTO及台灣農產品的低價賤售。另外也提到外籍新娘的問題,並邀外籍新娘獻唱一首《日久他鄉是故鄉》(識字班之歌),唱出外籍新娘在台的許多問題,包括語言、生活、思鄉情懷...

《菊花夜行軍》帶給我的感動,是一種發自內心的覺醒,讓我開始思考身邊的事情以及未來的方向,在我極墮落大學生涯裡,交工的音樂給了我希望,我開始找到方向並開始努力。

交工音樂所呈現出來的東西一直在我生命當中,佔有非常大的意義。


第三部:交工樂隊前身:《觀子音樂坑》


《觀子音樂坑》是大學時代生祥等人所組的樂團,發行過兩張專輯。

一是1997年發行的《過庄尋聊》,描述台灣農民困境的「耕田人」,歌頌土地的「美濃山下」,台灣第一首反水庫音樂「反水庫之歌」。皆洋溢著濃郁的地方色彩與山歌風格。

二是1998年的《遊蕩美麗島》,描繪在資本主義劇變下的台灣地景風貌,不僅帶有強烈的環保意識,也似乎訴說著我們取之於自然,更應該用之於自然。在資本主義高漲的年代裡,工廠林立,河水污染,除了賺錢,我們的生活環境卻一直的惡劣下去,於是在《爸爸的眼淚》這首歌的最後,冠宇訴說過往清澈的河水是如何如何可以游泳,並且期盼未來可以將乾淨的水討回來,一起下去裸泳。聽著這幾簡單句話,著實可以獲得極大的共鳴與感動。

「現場的交工」

《菊花夜行軍》專輯推出後,得到金曲獎,此後巡迴演出不斷,身處南部,我幾乎場場必到,每次聽了現場演出,都有奇怪的情感自心頭而生,而且每次都不一樣,想必是被音樂給感動了。我帶著不認識交工的朋友,希望藉由自身的力量介紹交工給大家,而每次交工與觀眾的互動,我的那些朋友從原本的畏畏縮縮,到後來勇敢喊「又」並大聲唱和,那種感覺實在超級超級棒!

每每聽著《風神125》,高亢響亮的嗩吶聲帶領我進入了一種迷幻的世界裡,彷彿自己是故事主角,背著回鄉的年輕人必然承受的社會標籤,帶著眼淚回鄉,
影像浮現在我腦裡,我一直想著,對於未來,我一定得好好打拼掌握!

「交工舞!」

參加很多次交工的現場演出,我卻只有跳過一次交工舞,而那次的感覺特好!當台上唱著「水庫係築得,屎嘛食得」,台下互不相識的觀眾們,卻開始手牽著手,不論你是否會跳,只要跟著音樂舞動,大聲唱和;人與人彼此之間的距離被拉近了,而且是很近很近,可以感覺大家的心是連在一起的。至今我仍常常想起當時我心中那種快樂的感覺,好棒好美!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參加了2002年的美濃黃蝶祭,原汁原味的表演,交工台上唱著《阿芬擐人》,「嘴嘟嘟,食豆腐;嘴扁扁,食麵線;嘴圓圓,食肉圓;嘴長長,食豬腸」
現場很多老人家紛紛露出微笑,很可愛的模樣及很可愛的歌詞!


第四部:《交工樂隊,再會!》



上一次與交工相會,是在2002年12月14號台南鹽山演唱會,至今已經八個多月,對於新專輯的期待,一直沒有少過。

2003年9月1號,我上網企圖得知交工的新消息,沒想到留言版上po著他們遇上瓶頸,不僅僅是創作上,資金、團員磨合、概念等等原因,交工樂隊可能暫時解散。
(www.leband.net)

我很失落難過,說不出什麼話來,開始聽著《觀子音樂坑》的《遊蕩美麗島》,最後一首歌《再見吧!》,好像是交工跟我說著再會。

幾位團員組成新的「好客樂團」,我會持續給予支持及鼓勵,交工音樂帶給我啟發,我會謹記在心。

在我失落了一陣子之後,我發現我除了被音樂感動、和用自己的力量一直去推廣交工的音樂之外,我好像也沒有對社會做出什麼樣的貢獻來。我曾問一個唸台大社會系的朋友當初為什麼選擇這科系,她答:「當初一直想要為社會做點什麼,於是選擇社會系。」她的回答實在令我感到偉大,高中甚至大學時期,我一直貪玩懶做,交工的音樂改變了我,而且是影響至鉅,我開始有了對社會的責任感,我要盡力去做我所能做的!

交工指的是「交換勞力」,農忙時節,田地裡的工作又粗重又煩瑣,需要大量人力勞動,非單一家庭所能負擔。農民們於是互助組成「交工班」合力採收田裡的收成。

我親愛的交工,再會!
謝謝你們。


(2003-09-02)

1 則留言:

  1. 您好

    剛拜讀完了您寫交工的文章

    又讓我更喜歡交工嚕

    我也常推薦交工的音樂給朋友喔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5:47 AM)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