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13年1月21日 星期一

我所知道的李幼鸚鵡鵪鶉,《我深愛的雷奈、費里尼及其他》

我一直有收集電影書和文章的習慣,李幼鸚鵡鵪鶉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除了《破報》上的影評專欄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1994、1995年在《島嶼邊緣》雜誌上發表的〈一段可能湮沒的歷史〉〈仇恨女性、歧視男同性戀,竊笑女同性戀的電影救世主奇譚:一個心理變態男試寫一個心理變態女〉,文章中提到了許多我所不知道的台灣電影番外史,也解構電影現象背後權力結構。文筆犀利,很有殺傷力,因此我一直以為他是位得理不饒人、堅強又氣勢逼人的影評家,心中不禁有著幾分憧憬。

我與李幼鸚鵡鵪鶉最靠近的一次,是在2004年的南方影展。那時他還叫做李幼新,長髮全白及腰,應邀來擔任決審評審。當時我是南藝音像管理所的學生,非常熱衷於聽大家討論和辯論影片,總覺得可以從中成長,獲得許多刺激,於是在影展中擔任志工,協助評審會議的進行,就這樣默默地坐一旁認真聽他說話。

這場評審會議對我很有啟發,特別是李幼鸚鵡鵪鶉,他是第一位發言的評審。倒不是他說出了什麼獨特的見解,而是他面對他人不同觀點的態度。記得他在大家都發言過一輪後,沒有採取自我捍衛,反而以溫柔的口吻說道:「怎麼辦?我覺得很慚愧,你們講的都好有道理,讓我看見了自己的不足。」我非常驚訝於這份謙卑精神與不畏輸給他人的開放胸襟,從此對他印象大改。

後來定期閱讀他在《破報》上的影評專欄,文章時常關注非主流電影,也會將主流電影中的部分情節,以自己的方式理解成對性別、弱勢、禁忌、邊緣的隱喻,還有他獨家的電影分析法「電影中的2」(可說是一種電影相對論),以及對同一電影或同一橋段,永遠能衍生出新的詮釋。於是我漸漸明白,批評不該是理盲,其核心必須建立在對事物的謙卑;而細看他的影評,所使用的文字充滿感情(不會刻意使用艱澀、假惺或乏味的字詞),內文中談論電影的方式,也清楚地透露出他是身體力行,展現他對社會的關注和對電影的熱愛。

想必,他絕對是一個因深愛電影而幸福快樂的人!

不久之前,我在二手書店發現了李幼鸚鵡鵪鶉先前所出版的《鵪鶉在鸚鵡頭上唱歌》,厚厚一本,是日記的文體,本想購入,但價格頗高,排版閱讀起來很吃力,加上短文中的思考跳躍,所談論的內容難有脈絡可循,我將書捧在手上考慮許久最終放棄;好在從去年起,影評人好友Ryan(鄭秉泓)告訴我,他正著手編輯一本李幼鸚鵡鵪鶉的影評集,而且是義務編輯,我聽了心中實在大喜,期待終於能有「脈絡」來理解李幼鸚鵡鵪鶉所思所想的機會。這本書在2013年初出版了,就是《我深愛的雷奈、費里尼及其他》

由另一位影評人來編輯影評人的文章,實在是太有意思的切入點,這牽扯到如何詮釋,也與如何看待一個人息息相關。書中分成九個專輯,並加入許多珍藏圖片,是有觀點、也有系統地能幫助讀者理解李幼鸚鵡鵪鶉腦中浩瀚的的電影宇宙。

這樣的功夫與熱情不是人人都有,尤其在這個講求利益報酬的世道。我想,這或許是向所尊敬的前輩,一種最深情尊重的致意與禮讚吧!

謹以此文恭賀該書問世。



--
延伸閱讀:
《我深愛的雷奈、費里尼及其他》編後記:一本「不完全李幼鸚鵡鵪鶉」的「完全李幼鸚鵡鵪鶉」影評集 By Ryan


備註:本文為應書林出版社之邀,參與部落客試讀活動所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