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7年2月14日 星期三

志工台灣有感



我讀了一篇名為「志工台灣的實踐」的文章。這篇文章主要針對去年的台灣紀錄片雙年展而寫,文中暴露了某部分影展對待志工的輕忽態度,也稍稍提到了國外影展的志工制度。

看完之後,我對於這些志工們拋出熱情去成就一個活動,卻沒有受到應有的尊重對待,心底不僅有著許多感觸,也勾起了過去某個相當不愉快的經驗。

幾乎每到了影展時節,或是幾部國片即將上映之時,網路上便會出現徵求志工或是駐校代表的大量訊息。這些活動無論在現場的配置,或是行銷的層面上(尤其是校園內),都需要非常大量的人力人脈來支援。於是在預算吃緊的狀況下,志工招募就成了必然的例行事。

對電影的有志者來說,「電影志工」的吸引力或許在於終於有了能對電影盡份心力的機會,也或許意味著有了能夠與大師偶像面對面的可能,又或許代表了能夠更深入的瞭解電影行銷(策展)的流程…。有償無償其實早已不是重點,熱血要流往對的方向,那才不枉青春。

最近正好有個例子,蔡明亮導演的新片《黑眼圈》即將在三月上映,而早在一月份徵求各大專院校駐校代表的訊息就已在網路上張貼。許多國片業者對這套校園行銷方式並不陌生,擔任駐校代表的社團(個人)的任務便是要在校內進行宣傳聯繫與賣票。

記得當時是2003年,蔡明亮正要推出短片《天橋不見了》,我擔任某校的駐校代表,負責在校內處理一切宣傳事宜,包括張貼海報、散佈訊息、發售預售票…等等。而之所以會答應這份任務,原因除了對蔡明亮的崇敬與想為國片盡一份心力外,更深層的目的是希望藉此吸收更多的電影養份。

縱然售票的成績還算滿意,但在完成任務後,我卻感到莫名的沮喪和失望。這無關報酬,而是在那鬼打牆般的接電話、約地點、一手交錢、一手交票過程裡,無論對上對下,我都彷彿只是個純粹的售票機器人(小弟)。既學習不到任何關於電影行銷的經驗,也好似不被電影公司尊重。唯一有的,是熱情的內耗。

不知道為什麼,在與電影公司溝通的過程裡,一直給了我種賣票這事就是我理所當然義務的錯覺(怎麼會這樣呢,為電影付出並不是我所虧欠的或本來就應該做的事呀!)。也因此,當時的我一點也不對自己推廣台灣電影的作為感到自豪,相反地,甚至懷疑起自己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若要說的更重一些,我會認為我的熱情被剝削利用了。

我相信願意投入志工的人們都有著非常熱情。我們也許經驗不足,專業能力不足,但我們有心,對電影有共同的美好想像,因而才願意付出,與所有人「一起」完成這一件件在心目中有著偉大意義的重要任務。

這次經驗後,每每我看見了招募國片駐校代表的訊息便會心驚一下,擔憂著對電影懷抱憧憬和熱情的年輕學子,假如遇上了(仍是)如此奇怪的電影行銷態度與方式,不知是否會對電影大環境感到傷心和失望。

而關於影展的志工,記得我去聽過一場關於影展的講座,主講者特別把「志工制度」提出來談論,並以韓國釜山影展為例。

已有著相當規模的釜山影展,志工數量簡直可以用人山人海來形容,還有很多人為此搶破了頭。因為在當地,只要你有了這個國際影展所頒發的志工證書,那便代表著你的工作能力受到肯定,並有著一定的水準。

這麼說來確實帶了點功利主義色彩,但對於即將步入社會的新鮮人來說,這張證書遠比回憶更大的功能在於,它往往是公司主管是否錄取你的關鍵,對往後的工作生涯有著非常大的作用。

此外,我去過的日本山形影展就顯得不太一樣。參與的志工們大多是想體驗影展的氣氛。有的志工不可自拔,一做就是好幾年,每次都會定期回來;有的志工則漸漸變成了專業的影展工作人員。特別的是,山形影展讓我感覺到他們是有意識地在栽培這些有心志工,尤其是年輕人。(而且他們的志工真的都超親切熱情,有時候還會自掏腰包送禮或請我們吃東西。這些志工除了可以免費看電影外,卻是還得自己搞定食宿和交通費,但影展仍有200多個志工。)

看見山形影展的志工們每次都願意像候鳥般自動返巢,就也不難理解影展單位在對待這群辛苦的奉獻者時,是如何的給予重視和尊重。

志工當然不是無償的勞力,而是更應該被尊重、被表揚的偉大精神。

大部分的時候,電影整體環境的不佳實在不能成為任何訴求同情的藉口。熱情不是永遠萬歲,藝術也不是就該無敵至上,讀了「志工台灣的實踐」,又見識了國外影展的志工制度,反觀台灣,我想真的有很多地方需要省思檢討。




--

「志工台灣的實踐」
作者:白長軒、陳育青(2006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志工)
http://www.esouth.org/modules/wordpress/?p=83

山形記憶(一)│初喜
http://www.wretch.cc/blog/fansss&article_id=5010612




--
再來看一則消息吧,這能說是新的行銷手法嗎?


 標題  [情報] 黑眼圈超級售票員
 時間  Fri Jan 19 05:03:31 2007
───────────────────────────────────────
                                                                               
黑眼圈」超級售票員大募求集
「黑眼圈」強力徵求超級售票員,不管是你學生或是上班族,
亦或是家庭主婦,只要是喜愛蔡明亮電影,並且對自己的售票
能力有自信,歡迎報名徵求!
超級售票員徵求資格如下:
1.個人購買至少3000元預售票券,再向外販售。
2.我方將贈送「黑眼圈」威尼斯影展限量手冊一本以及精美明信片七套(一組六張)供
促銷票券使用。
3.請務必於購票時付清款項,其向外售票之收益為售票員個人所有。
4.預售票票價為220元,請務必遵照票價販售。若有惡意欺騙行為,我方將列為黑名單。

電影公司將視個人銷售成績,挑選超級售票員參加「黑眼圈」相關活動
並舉辦「超級售票員表揚大會」,售票成績優秀者有機會由導演及劇組
演員親自頒贈獎狀,並納入蔡明亮電影超級售票員團隊。


相關網站
http://blog.sina.com.tw/sleepalone/article.php?pbgid=35117&entryid=298885


--

7 則留言:

  1. c.cc 之 我是藏鏡人2007年2月15日 上午9:54

    我看根本是老鼠會啦...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3:46 AM)

    回覆刪除
  2. 我很喜歡蔡明亮,也很支持台灣電影

    只不過大環境的不景氣,讓這類創作電影需要更努力做宣傳,才能夠被看見

    導演一直很努力想讓更多人慢慢地被改變,或接受和好萊塢不一樣的電影

    就像之前西門町首賣,導演跟小康,演員們在街頭努力的賣票,看了覺得很難過

    只不過這類駐校代表或是超級售票員,其實也是採取自願的方式

    (不過在執行上,如果雙方未充分溝通,可能會有些問題)

    如果真的很不願意成為超級銷售員,也無大礙

    進戲院支持電影才是最重要的



    最後,還是希望大家要記得支持好電影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3:46 AM)

    回覆刪除
  3. c.cc 之 我是藏鏡人2007年2月15日 下午12:48

    我想回一下樓上的: (不代表本台立場, 哈哈)



    個人以為, 喜歡蔡導演 支持國片 不能等同於 無異議接受各式不合理與惡質手法的行銷方





    我雖然不是很了解電影市場的機制, 不過怎麼看上方那個"辦法" 都有點類似產品傾銷的手

    段 雖然這個時代是 怎麼行銷看各家本領 但我更在意的是 這個行銷使用過後人們普遍對國

    片行銷的印象/觀感 (我怎麼看怎麼負面哪...)



    超級售票員 當然是採取自願的方式 (直銷也是自願啊...)

    重點是 他們這麼採取了後 後續的 無形的 東西 會不會是埋下未來的惡果

    我想說就是這樣 拍謝 我也是情緒上來就直接寫 沒什麼修飾...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3:46 AM)

    回覆刪除
  4. 黑眼圈超級售票員…

    直…直銷 @@?!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3:48 AM)

    回覆刪除
  5. 很認同c.cc之我是藏鏡人的直言直語

    僅管在商言商 除了考慮銷售效益外

    電影公司在做行銷對策時 還是要謹慎

    推銷跟推廣 一字之差

    有何不同 就看實際做法了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3:46 AM)

    回覆刪除
  6. 看這麼多人的努力。

    都是難得的。

    飛鷹人對任何的志工參與形式,致上謝意。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3:46 AM)

    回覆刪除
  7. 當志工最重要的就是被尊重,變成售票機器感覺一定很不情願,與初衷相違背。

    我也覺得這種送票的事也可以請工讀生做,付時薪應該還不至於沒預算吧!

    版主回覆:(12/27/2010 01:33:47 AM)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