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6年2月5日 星期日

散場電影



親愛的朋友們,台北的總統戲院已經倒了。五月就是真善美戲院存亡的時刻。有人發起了網路連署,請各位務必來這裡瞧瞧,關心一下這個問題吧。http://blog.sina.com.tw/savetwmovie

**********以下是個人看法************

我必須要說說我的看法。

我實在不願意見到真善美戲院倒閉,也了解真善美的象徵與重要性,
於是有人發起連署當然很樂見,也很支持這樣的初衷。
不過說實在的,真善美真的有些經營上的問題,
而這些問題,不僅僅不能用訴諸情感面來掩蓋掉,還是必須拿出來被檢討一番的。

而我想說的是,
我實在有點質疑所謂BLOG的連署究竟能達到什麼樣的效果,
聲音實在有點小,所以我才去ptt上po文章,期待有擴音的效果。
(但是居然ken版主也有上ptt,那為什麼是我去po,而不是ken版主呢?)
一旦這個連署運動是需要大家的力量才能完成的時候,
就不能只停留在消極的行動,要更加具體積極才行,
假使這樣的連署只成了一種追憶,或是流於情感的發洩,那可能是有點枉然的。

BLOG上連署的方式還仍有許多人搞不清楚怎麼弄,
並且連署之後具體的訴求與後續辦法,都讓我問號連連,
雖然我也連署了,但仍不免有點心虛。

拉哩拉雜講了一堆,請別介意,只是一點內心的意見,都是希望此搶救活動能更進一步。

總之,可以試著寫文投書報章媒體,盡量散佈訊息,發揮更大影響力才是。

***************************************


燈微微的亮起,我急忙悄悄的擦去眼中的淚滴,收拾起方才激動的情緒,假裝若無其事的坐在座位上,靜靜的聽著一排排椅墊回彈的聲音,目送人們離開這個幽閉的場所…

當燈一暗,我像是暗夜裡的繁星,投影透過螢幕反射到自己的面上。我仰望、嘆息、流淚、感動。人生成了電影,電影成了戲夢;而夢,卻是唯一的現實。

當燈一亮,現實明亮的刺眼,黑暗已不再庇祐著我的靈魂,空蕩的座位逼使我認清現實。電影是戲夢,但卻不是人生。

人生,是真實殘酷的存有。


--
[新聞] 真善美 總統戲院 吹熄燈號?

散場電影



作詞:賴西安 作曲:洪光達/馬兆駿

當你沉默我不再詢問       當你的笑容變得陌生
你的哀愁我再也不介意  因為我不再看見你
今晚的約見你已體會       這是最後的一場電影
我們因不瞭解而相識       我們因瞭解而分離

在人潮中不必說些什麼  因為我們再也聽不見
我們在聲浪之中淹沒       在聲浪中淹沒
這是最後的一場電影       這是不見傷感的分手
因為我不再看見你    因為我不再看見你



攝影:鯊頭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