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6年1月27日 星期五

鼓動新生命的《鯨騎士》



P.S 為「2005高雄電影節」所寫。
--

在台灣有些畸形的電影市場底下,許多優秀電影(包括國片)總是因為首週票房不佳而匆匆下檔,令影迷們嘆息不已。不過幸好,我們還有影展。

此屆高雄電影節被歸類在「鼓動新生命」單元裡的《鯨騎士》,是部由紐西蘭與德國跨國合製的電影,在2000年推出時,即在國際影壇間引起不小的騷動。一來除了影片觸及極富神秘性的毛利文化,二來則是因為片中飾演小女孩的女主角年輕慧頡,一雙頗有靈性的眼睛,幾乎演活了這個夾雜在「傳統」與「現代」文化壕溝中的新生命,更一舉成了奧斯卡史上最年輕的(只有14歲)影后入圍者!當然,還有一點是這的確是部不可多得的好電影。

就如同傳統父權社會下那般,毛利人的觀念也正是如此─「酋長的寶座只傳子不傳女」,於是自詡為毛利族接班人的女主角,只有讓古老傳說重現,才得以說服身為酋長的爺爺。《鯨騎士》利用一個毛利族的小女孩做為主敘事線,隱約含蓄的帶出從爺爺(傳統)、父親(現代)之間的文化觀念差異。而可貴的是,導演的觀點就如同化身為女主角一樣,極力的要在傳統與現代中找出一個平衡點,用開放的態度去看待「文化」。他讓觀眾聽聽爺爺的心聲,看看父親的難為,最後再體會主角的心酸,不粗暴的選邊站妄下定論。

然而,文化差異、新舊衝突固然是《鯨騎士》的主題,但其實影片也深刻的觸碰了「親情」、「環保」等議題,有著豐富的面向。仔細端詳家族三代(爺爺、父親、女主角),不同的情感表現方式(壓抑、外放、含蓄),細膩的將家族情感描繪的頗為真實。片末一場鯨豚集體擱淺岸邊的戲,說是古老傳說的再現,不如說是對這世界極力的發展資本主義,但卻對這大自然冷漠已對、恣意破壞的行徑,做出最大的諷諭與呼籲。

《鯨騎士》在風光明媚的紐西蘭取景,恬靜的田園風光與特殊的毛利聚落文化,都為此片加分不少。而幾幕關於「傳說」(鯨豚)的戲,拍的既寫實又魔幻,搭上配樂,電影美的彷彿一篇詩作,讓人擁有無限的想像。主角騎上鯨豚,遨遊在浩瀚無涯的海洋,也像是在鼓勵著所謂的「新世代」努力創新,不忘本但勇敢的走出一條自己的路。打破傳統不代表就要毀滅傳統,而這或許就是被歸類在「鼓動新生命」單元裡最大的用意。

在好萊塢電影充斥的年代裡,假使已經看膩了那些非正即惡、是非分明的好萊塢式電影,不如也換換口味,來看看這部《鯨騎士》。它將帶領你從二元對立思維跳出,碰觸人性的複雜與文化衝擊,更一窺毛利文化的神秘。並且,它更將鼓動你那沉靜已久的心。





寫於2005.9.1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